第一百五十七章 血肉漩涡

    不过,杜瑜琦权衡再三以后,咬了咬牙还是很干脆的转身返回,却发觉之前的那只泡沫蜘蛛的尸体处,已经围上了六七只体型较小的泡沫蜘蛛,正在贪婪而疯狂的争食它的尸体。不过这时候空气当中忽然传出一阵诡异的声响,紧接着,一只泡沫蜘蛛的身体猛然扭曲,变形,然后似被一把无形的大闸刀闸中,大半个身躯都断裂了开来!

    紧接着,一头可怕的隐形生物现身了,这头隐形生物拥有两把可怕的变异前肢,仿佛螳螂的变异前肢一般,不过剩余下来的部分则更类似于蟑螂,背后的翅膀展开,行动迅捷,这家伙没有嘴巴,却有着蝉一样的尖锐口器,刺入到了泡沫蜘蛛的体内,大概只用了十几秒就将之彻底吸成了一张蝉蜕也似的空壳!

    这蟑螂怪一现身,其余的泡沫蜘蛛都是一哄而散,完全没有半点要反抗的意思,护卫食物乃是所有动物的天性,要让这些凶残到连同类都吃的泡沫蜘蛛面对食物毫不犹豫的逃走,那非得是从基因深处刻划出来的恐惧本能不可,简单的来说,在这蟑螂怪的面前,泡沫蜘蛛完全是没有任何威胁性的。

    一念及此,杜瑜琦的瞳孔才收缩了起来,认识到这类怪物只怕才是自己计划当中最大的绊脚石,不过隐形的怪物在速度方面反而就不会占据太大的优势了,因为它已经拥有了可以悄悄接近猎物的能力,这是杜瑜琦目前总结出来的规律,因此也是略微心安,让他坚定了自己执行计划的信心。

    接下来杜瑜琦便开始尝试追猎泡沫蜘蛛,这些家伙在没有猎食的时候,是喜欢躲藏在沙土下面的,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完全藏匿在大地当中,只露出来脑袋顶部浅浅的一个脸盆大小的盖子,这玩意儿就是泡沫蜘蛛感知外界环境的器官,因此隐藏效果非常好,很难辨认。

    不过,经过杜瑜琦的仔细观察之后就可以确认,这些泡沫蜘蛛应该是习惯一种开着鸡冠状花朵的灌木,这种灌木散发出一种刺鼻的气味,类似于大蒜和丁香花混合的味道,泡沫蜘蛛看起来应该是很好这口,所以只需要寻找这种鸡冠花灌木,就能按图索骥,精准的找到潜伏起来的泡沫蜘蛛。

    这一次杜瑜琦的猎杀行动很是顺利,在瓦兰吉尔的掩护下,杜瑜琦成功的干掉一头泡沫蜘蛛,并且收集到了它身上大量的体液,然后犹豫了半晌,很干脆的涂抹在了一件风衣上,然后将风衣给披上,对准了血石祭坛狂奔了过去。

    等接近到了血石祭坛两公里内之后,杜瑜琦才发现原来在血石祭坛的旁边,还赫然有一座宫殿的存在!只是在远处很难发觉这一处建筑群而已。

    只看这地面上的巍峨建筑群,就知道下方应该是有地宫的存在,这样的立体结构建筑模式十分复杂,想要探索起来也是格外的麻烦了,并且看这宫殿的建筑风格,更多是接近于寝陵的存在。

    那么不用说了,这里多半就是诺比斯平时休憩修炼的地方。

    杜瑜琦抬头一看,更是大叫该死,发觉自己之前的判断也是出现了偏差,因为这座宫殿建筑群的正上方,才是正对着岩石巨臂的断掌处,也就是说,倘若神之权杖当年滑落下来的话,那么掉落地点就一定是在建筑群里面而不是在血石祭坛的顶部,这显然不是什么巧合!

    “看来计划得变更一下了”杜瑜琦立即生出了这个念头:“凭我一个人想要图谋神之权杖的话,唯一的下场就是死!”

    他沉吟了一下,看向了旁边的血石祭坛:

    “倘若是这样的话,那里也应该有我需要的东西!”

    ***

    等到杜瑜琦来到了血石祭坛面前之后才发觉,这祭坛果然不是修筑给正常人类的,不提别的,单是那厚实无比,血迹斑斑的坚硬台阶,高度都超过了两层楼!这玩意儿也只有巨人能够徐步拾阶而上,虔诚而肃穆的迈向祭坛的顶端,对于人类来说,就只有老老实实的手足并用进行攀爬。

    而遍布祭坛之上的血石更是一种十分诡异的存在,一个个都是人头大小,明明是看起来是石头,手感却是令人觉得毛骨悚然,仿佛刚刚被剥掉头皮熄掉血迹还带了一点粘滑的新鲜头骨,仔细看去,这血石里面还有血管一类的纹理存在,深深的在石头里面进出蜿蜒,明明是石头一样的死物,却给人以随时会活过来的感觉。

    杜瑜琦知道,在这薪尽之地可以说是处处都违背常理,根本就不能用普通的理论来解释,所以他在攀爬的过程当中还是处处避开这血石,同时,每攀爬上几阶巨梯,就要休息一番,这不是说他体力不支,而是要尽可能的避免喘气和出汗,让自己身体上的气味尽可能的少泄露出去。

    终于,杜瑜琦终于爬到了血石祭坛的尽头,在远处看这里还觉得正常,但是近距离观看的话,却是深深的觉得这庞大祭坛居然如此巍峨,人类在其面前真的是无比渺小,完全就仿佛像是天地之间的巨人修筑出来的建筑,带着沧桑,神秘,邪恶的感觉,根本就不是人类应该踏足的禁地!

    而杜瑜琦则是看向了旁边的那一根巨大的棒子,这玩意儿在惨白里面透出一丝微微的青色,似骨似玉,十分诡异。这玩意儿乃是之前诺比斯用来狠狠重击那献祭怪兽脑袋的“鼓锤”,将怪兽脑袋锤爆掉以后就信手抛在了旁边,而它,则是杜瑜琦冒险攀登上这血石祭坛的目标!!

    ***

    五个小时以后,杜瑜琦已经重新来到了盆地的边缘,他此时的模样看起来极其狼狈,灰头土脸就不说了,一条胳膊软软的耷拉下来,显然已经是骨折,甚至都来不及腾出手治疗,更要命的是脸上,脖子上都有好几条深深的伤口,血肉模糊并且伤口的边缘并不规则,一看就是爪子类的攻击造成的伤害。

    来到了盆地边缘以后,杜瑜琦回头看了看后方,似乎还有些心有余悸的模样,发觉并没有怪物追来的痕迹以后,便从次元戒当中取出来了水壶仰头痛饮,他咕嘟咕嘟喝水的时候,喉结上下蠕动,却能见到好几股通红的血水居然从脖子上面的伤口处喷洒了出来,看起来令人格外的触目惊心。

    发觉了血水喷射出来以后飞溅到了地上以后,杜瑜琦叹了口气,迅速的朝着山壁上面攀援了过去,很快的就消失在了血色云雾当中,过了大概十来分钟以后,大群的泡沫蜘蛛群就疯狂追击了过来,只是来到了盆地的边缘以后开始愤怒大叫,看起来似乎有些徒呼奈何的样子。

    而这些泡沫蜘蛛群则又引来了一些巨型木乃伊进行捕食,双方顿时就开始混乱,相互都将对方视为猎物,可以说是打得十分的激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肉漩涡。

    此时造成这一切的杜瑜琦则是脱离了这核心区域,甚至急匆匆的依然来不及疗伤,在周围查探一番踪迹以后便重新赶往另外一个地方,看起来是在追逐寻找着什么似的。

    忽然之间,杜瑜琦笑了笑,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然后大声道:

    “出来吧,骸德,我知道你在这里,而我则是特地来找你的。”

    杜瑜琦这话喊出去以后,周围风雾涌动,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不过杜瑜琦看起来很是确定这一点,胸有成竹的道:

    “你若是不出来的话,那么我就走了哦,要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就在杜瑜琦说话的这时候,骤然从他的脚下冒出来了好几根森森白骨,这些白骨以惊人的速度生长,瞬间就形成了一个白骨牢笼将其囚禁在了里面,只要做出略大的动作,就会遭受到巨大的伤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