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再次分开

    杜瑜琦此时已经走出了十几步,忽然回头一笑道:

    “暴力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不是全部问题,你倘若这时候对我出手的话,真的是有把握可以在短时间内制服我和杰特吗?一旦开打,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声势闹大,就算是惊动不了诺比斯,只是引来那些变异巨型木乃伊,或者说是这薪尽之地的强大怪物,那么无非就是大家就是一拍两散而已。”

    “当然,像是骸德大人你这么精明的人更可以想得到,一旦引来的是怪物,我有白祭祀的信物来掩盖自己的气息,你猜这些怪物是会追杀谁呢?一旦引来的是诺比斯,你的身上可是有它的真魂之骨的气息,并且你对它这个亡灵法老来说,也是大补呢,要不要赌一赌看它会追杀谁?”

    本来杰特已经是严阵以待,听到了杜瑜琦的话以后便放松下来,黑哥们笑嘻嘻的从怀中取出来了一包黑瓜子嗑了起来,顺口将两片瓜子皮给吐了过去------话说为什么换成黑瓜子,是因为杰特觉得自己身上的皮肤最近不够油黑了,所以要用黑色的葵瓜子补一补

    而杰特那模样配上诸如“我就是这么**,不服你来打我啊?”之类的台词,根本就是完美的表情包了。

    骸德凝视了杜瑜琦半晌,忽然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去,他走得极快,并且离开的时候居然身后还卷起来了一阵阵的尘沙,当尘沙散尽以后便彻底看不见人影了。

    倒是骸德一走,杰特反而从之前的那副拉仇恨的模样当中脱离了出来,皱着眉头颇有些紧张的道:

    “头儿,就这么放他走真的没问题吗?”

    杜瑜琦微笑了起来:

    “当然没问题,我为什么一直都不讲我的目标,便是要在骸德这老鬼的心里面扎一根刺,有这根刺的话,他就算是想和我精诚合作都难,与他分道扬镳,本来就是我计划当中的一部分而已。”

    说到了这里,杜瑜琦脸上的笑容更盛:

    “事实上,其实无论骸德和我们分不分开,都无关紧要呢,这一次我用的乃是阳谋哦,从他吸收掉那一根真魂之骨开始,实际上他就已经是落入到了我的算计当中,要想不中计,除非是一开始就摈弃掉对那一根真魂之骨的贪念!”

    杰特有些似懂非懂的道:

    “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呢?”

    杜瑜琦笑了笑:

    “当然是等待了,骸德一旦动手的话,那么就能成功将诺比斯的注意力吸引开来,其实在我的心中,最好的诱饵不是他,而是尼尔巴斯这个家伙,只可惜我不知道这家伙的爱好,更不确定这家伙是否还保留着人类的意志可以沟通,否则的话还真的可以试试。”

    杰特道:

    “然而骸德倘若也潜伏起来和我们比耐心怎么办?这家伙可是死灵,死灵的耐心可不是一般的久。他也知道头儿你对这里的宝藏虎视眈眈,那么未必就没有等你先出手,吸引诺比斯注意力的打算。”

    杜瑜琦意味深长的一笑道:

    “倘若是别的地方,那么他的这个算盘打得不错,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薪尽之地!充满了无尽恶意和混乱的地方,我有白祭祀的信物瓦兰吉尔帮忙遮盖气息,他有什么?死灵法术吗?或许在外面这一招能行得通,但是在这里却未必哦,能够在薪尽之地活下来的怪物,那可不能用常理来形容!”

    “呵呵,骸德这样的强势外来者就算是得到了混沌虫的认可,但也一样会被其余的可怕猎食者给找出来的,被它杀死的泡沫蜘蛛只是食物链底层的怪物而已,到时候它就会发觉,要想在这里安然潜伏就是痴心妄想,没有我的庇护,他能做的要么就是放弃,要么就是抓紧时间去诺比斯的血石祭坛赌一赌!”

    杜瑜琦话音刚落不久,便听到了远处传来了一声可怕的闷吼声,这吼叫声就仿佛是直接响起在了人的心底一样,唤起最深沉的恐惧和胆怯!紧接着,一股黄沙陡然腾空而起,因为距离很远的缘故,所以那种威慑力和压迫力并不明显,但杜瑜琦和杰特都看了出来,这一股腾空的黄沙高度至少达到了百余米,仿佛一头黄龙一样久久的撑持在天穹上,半晌都不愿意散去!

    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杜瑜琦笑笑道:

    “我记得骸德先生之前就是朝着那个方向走的?不是吗?”

    杰特呆滞的看了一会儿那股黄沙,愣了半晌才道:

    “噢,头儿,你知道我是天生的猎手,所以对危险的预感比较敏锐天哪,这样惊人的威胁感觉,仿佛一头猫妖拿爪子按在我眼球上面似的,我敢拿三包瓜子打赌!骸德先生貌似惹到了一个大麻烦,他这是被一头骨龙盯上了吗?”

    杜瑜琦微笑道:

    “这可不重要,我相信骸德还是有能力应付这样的麻烦的,不过他很快就要做出决断了,是灰溜溜的逃出薪尽之地,还是咬牙前往血石祭坛搏一把大的!”

    接下来杜瑜琦便带着杰特前往了一处高地,这里算是盆地底部地势较高的位置了,在这里有两个好处,第一是可以观测到血石祭坛那边的动向。

    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这里距离白祭祀去世的那个小小的谷地也不远,而那个小小的谷地对于杜瑜琦和杰特这种拥有生命的生物来说,乃是非常完美的容身之地,可是对于黑暗混沌生物来说,却是禁区,因此一旦遇到突发状况,两人就可以迅速逃向那边避难!

    接下来就是等待,准确的来说,是等待骸德这厮动手,然后他吸引走诺比斯绝大部分的注意力,自己就可以潜入诺比斯的寢陵,寻找大神官吉格最宝贵的遗产!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是三个小时过去了,杰特已经很不耐烦的嗑了四包瓜子,地上的瓜子皮甚至都堆了厚厚的一层,他很是有些焦躁的来回走来走去,不时很神经质的又趴下去做一百个伏地挺身,不停的喃喃道:

    “怎么还不来呢,怎么还不来呢?”

    杜瑜琦其实心里面也是有些焦躁了,因为他也深深明白人算不如天算的道理,自己计划得再完美,也不如突然出现的一个小小的意外。而就在这时候,两人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无比的波动,这种波动十分剧烈,看似无形无色,却仿佛一股狂风横扫而过!!

    然后就听到了远处的空中传来了一声十分刺耳的响声,就仿佛是绸缎或者布料被生生撕开一般,然后就是连续好几道光芒在远处七八公里的地方响了起来,还有剧烈的爆炸和轰鸣声,紧接着又是一道光芒激射出来,似要划破天穹似的横亘而过,并且还是对准了杜瑜琦他们这个方向射来!!

    可以清晰的见到,这道光芒又细又长,虽然跨越了七八公里的距离依然刺眼而犀利,最后消失在了天边,残留在视网膜上面的那厉烈亮光足足过了好几秒才徐徐消退掉。

    然后杰特就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马上趴伏到了地面上,只是过了几秒以后就弹起来,脸色很难看的道:

    “有什么很庞大很沉重的大块头朝着这边过来了,哇哦,这是什么鬼东西!”

    原来此时在杰特的眼中,庞大的巨型钢铁蜘蛛已经迈着沉重而有力的步伐出现在了地平线上,虽然因为距离的关系,这玩意儿的压迫力还不明显,但是看这玩意儿走路时候的巨大动静,都知道它绝对是威力惊人。

    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道:

    “倘若我没猜错的话,是零组织,这帮家伙是属狗的吗,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薪尽之地!看来黑祭祀的日记也给他们提供了不少的帮助,混沌虫的异动果然不是空穴来风,不过这也是个机会呢,他们闹这么大的动静出来,诺比斯这家伙一定会被惊动,到时候那就是我们的大好时机!”

    杰特看了以后也是感慨道:

    “骸德先生的运气也真是不错,本来他是要承担诺比斯法老的第一波怒火,然而现在看起来很显然不用冒这个险了。”

    杜瑜琦笑笑道:

    “骸德先生撑得越久,我们也就越安全,他是个好人,一定可以平安无事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