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开门

    大概就在五分钟之后,从大寢陵当中陡然冲出了大片的黑色雾气,陡然形成了一团黑色的烟云,在空中翻滚升腾以后,赫然形成了一个巨型的黑色骷髅头,龇牙咧嘴,十分疯狂凶恶,散发出来了一阵阵的邪恶气息。

    紧接着,大寝陵门口的石门缓缓开启,在门口矗立着的两排巨型雕塑表面的碎石和尘埃簌簌而落,紧接着就舒展肢体,朝天发出了一声猛烈的号叫,然后半跪在地。

    杜瑜琦见到了这一幕,顿时大吃一惊,因为他对这两排巨型雕塑的记忆十分深刻清晰,赫然乃是象头人身,手持单刃巨斧的怪物形象,每一头的高度都超过了十米,不过看起来雕工颇为粗糙。

    因此,杜瑜琦一直都认为这玩意儿就是一些为了彰显威严的巨型雕塑而已,却万万没想到这竟然是一群自我封印在石皮里面的巨型怪物!此时看起来,真的是多亏瓦兰吉尔保护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否则的话,估计自己根本没可能登上血石祭坛!

    亡灵法老诺比斯此时出现的时候,居然还是正常人类的大小,昂然而立,接受这些怪物的朝拜。

    当然,此时诺比斯的浑身上下也是被裹紧了绷带,上面可以见到有着密密麻麻的咒文,绕是如此,瓦兰吉尔也是在不停的发出嗡嗡声,应该是看到了旧主的躯壳而十分激动,在尝试共鸣。

    只不过当年白祭祀的遗骸已经被诺比斯鸠占鹊巢,所以瓦兰吉尔的行为注定是白费功夫,并且更重要的是,因为白祭祀的躯壳必然有着强烈的光属性,所以诺比斯一定会想方设法对其进行压制,或者说是转换。

    因此可以推断得出,绑缚在白祭祀遗骸上面的那些绷带也必然是十分稀有罕见的道具,上面更是有着秘传的咒文,同时,所有的法老都是木乃伊,而木乃伊是要经过一系列的手法来制作的,简单的来说,挖掉内脏,填充香料是必须的,有的更是会将双眼挖掉塞入宝石,很显然,白祭祀的遗体也多半经过这样的一系列处理,才能够让诺比斯顺利的占据这具躯壳化身亡灵法老。

    亡灵法老诺比斯本来是注视着北方,毕竟零组织闹出来的动静太大了,不过隔了几秒钟以后,它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猛然回头望向了血石祭坛,顿时就发现了一件事,一下子就张开了黑洞洞的口部愤怒咆哮了起来!同时身躯也是开始剧烈膨胀变大!

    这时候杜瑜琦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诺比斯发现自己的“鼓槌”,也就是那一根真魂之骨神秘失踪了!很显然这玩意儿对诺比斯来说意义很是重大,否则不会放到血石祭坛上,只不过它估计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在太岁头上动土,毕竟在这薪尽之地当中它已经横行了数千年!

    忽然之间,诺比斯停止了怒吼,他举起了自己的右手遥遥的对准了血石祭坛上按去,立即就见到了血石祭坛内部传来了“隆隆”的声音,似乎有什么机关被发动了,然后就见到血石祭坛的顶部出现了一个凹陷的大洞,紧接着从大洞当中冉冉升起了一个支架。

    可以见到,这支架上面摆放着一根恐怖的法杖,这根法杖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根骨杖,杖身乃是一根大腿骨,而杖首则是一个羊角骷髅头,骷髅头的眼眶里面冒着赤红色的火焰,看起来就卖相不凡。

    诺比斯伸手一抓,这根羊角骷髅杖就遥遥的飞到了他的手中,然后诺比斯伸手举起法杖很坚定的朝着前方一挥,就快速朝着那个方向走去,而那些象头人身的巨型怪物紧随其后。

    见到了这一幕,杜瑜琦顿时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对着杰特道:

    “果然和我想的那样,骸德先生并没能将那一根真魂之骨彻底的消化掉,还留下了一些手尾,这种事情看似并不太重要,可是一旦失主找上门来了的话,那么就会有大麻烦了呢。”

    杰特噗噗的吐着瓜子皮道:

    “呃,好吧,我觉得这位诺比斯先生看起来非常愤怒,骸德先生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应该就是马上逃走,并且朝着北方逃走,这样的话就可以尝试引发零组织和诺比斯的冲突,逃走的机会更大。”

    杜瑜琦此时便站起身来,拍打了一下身上的泥土,然后道:

    “真遗憾,我还以为骸德先生运气变好了呢,既然诺比斯法老已经离开了他的大寝陵,那么我们也是时候动身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要珍惜骸德大人给我们争取来的大好机会。”

    这时候,潜伏起来的骸德已经开始亡命奔逃了,此时的骸德估计已经在肚皮里面疯狂咒骂了杜瑜琦一千一万遍,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眼下最火烧屁股的事情就是逃命。

    好在这一次拿到了真魂之骨以后,骸德在进化的时候特的朝着生存方面发展,此时全力逃命,背后甚至生长出来了一对庞大的骨翼,虽然不能长距离飞行,却可以短时间滑翔,这样的话就更增加了追杀的难度。

    看着骸德火烧屁股也似的逃走,成功的将诺比斯引开,杜瑜琦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一挥手便道:

    “开工!”

    然后便是带着杰特迅速的朝着大寝陵奔跑了过去,同时将瓦兰吉尔的效果催逼到了极限,可以见到一团淡淡的白色光晕将两人笼罩住。

    此时杜瑜琦和杰特的体力都远超常人,从之前隐蔽观察的高地奔跑到大寝陵也就只用了几分钟而已,来到了大寝陵前方以后,这才发觉此处也可以说是极其宏伟高大,和血石祭坛一样,根本就不是给正常人类使用的地方,不说别的,单是大寝陵的大门上面的门印,就足足高达十几米,杜瑜琦和杰特两人的跳跃力至少要达到泡沫蜘蛛的程度才够得着。

    至于什么叫做门印,这就是阿拉德大陆上这边坎特温的一种风俗,和门环,门把手之类的类似,会在房门上弄出来一个类似于巴掌印的痕迹,然后伸手去推门的时候,手掌就会恰好按在门印上,这样做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卵用,不过传说可以保佑屋子里面的人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之类的,和贴上去也没有什么卵用的门神,福字,春联是一个道理。

    抛开门印的问题不谈,杜瑜琦和杰特两人马上就要面对第一个严重的问题了,那就是大寢陵的这一扇巨大的石门实际上是紧紧闭合的,要怎么才能打开它?

    而这石门上还绘制着各种扭曲而诡异的图案,这些图案都不是给活人看的,杜瑜琦和杰特两人看起来就是杂乱无章的线条,只是能感觉到从中透露出的那种极度的邪异,还有丝丝缕缕的恐惧,除非是骸德先生这时候赶过来,才能成功解读上面的信息。

    来到了这石门前方以后,杜瑜琦便抬头望向了上方,顿时就可以见到这里确实是正对着岩石巨臂的断掌下方,那就意味着一件事,当年的那一把神之权杖倘若握持不稳滑落的话,那么的确是掉到了这下面来,因此这血石祭坛和大寢陵严格的说起来,搞不好都是围绕这这神之权杖修筑的!

    看着紧闭的巨大石门,杜瑜琦尝试性的伸手去推了一下,谁知道他的手掌一接触到了这巨大的石门以后,立即就感觉到触碰的根本不是石块,而是一大块寒冰,更恐怖的是,这石门传递过来的质感根本就不像是石头,而是死人冰冷,僵硬的肌肤!佛经上说,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在触碰到石门的这一瞬间,顿时就将杜瑜琦源自本能的那种对生死的恐惧给唤醒了,眼前一黑整个人几乎都要失控!

    可是就在这时候,杜瑜琦的手掌上,却也是开始是闪耀出来了一连串的光芒,他体内隐藏的力量也是在这一瞬间被彻底激活,准确的说,就是他的特殊能力:炼破极兵刃自动生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