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鉴定

    这里是一处很是宽敞的露台,

    露台位于三楼,天气很好,所以坐在这里能看到对面的湖面上光芒灿烂荡漾,看起来就仿佛是熔炼了的黄金一样璀璨夺目,远处的山峦也是横亘在了清新的空气里面,看起来别有一番魅力。

    哪怕是在这个奢华的会所里面,杜瑜琦所处的这个露台也算是黄金位置了。

    杜瑜琦舒服的靠在了躺椅上,闭着眼睛小憩,他的左手旁边放着一本书,傲慢与偏见,右手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一杯咖啡,一叠刚刚烘培出来还散发着温热的小曲奇。

    这一次去的时间太久了,已经回来了整整三天,杜瑜琦依然没缓过劲儿来,他觉得自己就仿佛是一具瓷器一样,看起来完好,细看以后就能发觉浑身上下都布满了裂纹,需要好好的将养一番了。

    所以这几天他都是能坐着的时候绝对不站着,能躺着的时候绝对不坐着。不过脑子里面也没停下来,在消化从卡西利亚斯处得来的剑道经验,并且尝试将这些经验运用在实战上!

    这时候,一名满头金发的白人侍者单手背在了身后,来到了杜瑜琦的旁边,微微躬身对着他低声道:

    “先生,您好。”

    这名白人说的乃是非常标准的普通话,甚至比杜瑜琦都说得好,杜瑜琦睁开了眼睛,懒洋洋的道:

    “什么事情?”

    白人侍者彬彬有礼的说:

    “我是保罗,很高兴能为您服务,您持有的会员卡乃是钻石卡,所以会赠送一份特有的甜品,请问您是选择一份静冈蜜瓜还是来自诺丁郡的草莓阿诺冰淇淋?”

    “咦?”杜瑜琦顿时就来了兴趣。静冈蜜瓜这种售价高达一千六百人民币一个的奢侈水果,他早就有所耳闻了。

    静冈蜜瓜这种瓜叫一木一果,意思是说一颗瓜藤上只长一颗瓜。静冈的瓜农,为了种出蜜瓜中的一级品,将一颗藤上的其他瓜全部减掉,保证充足、丰富的营养提供给这颗独瓜。

    静冈蜜瓜是用温泉的热力为温室供热,以保持种植棚内温度,故此全年都可以生产质量稳定、甜度高达16度的美味蜜瓜。

    正因为它的高额售价,所以仿冒品是很多的,不过想必这种地方是不会拿假冒伪劣产品出来丢脸的。

    很快的,一盘冰镇过的静冈蜜瓜就端到了杜瑜琦的面前,瓜瓤呈现出微绿与金黄色混合的程度,还冒着丝丝冷气,入口即化,一股沁人心脾的感觉直接传递到了脑部,令人分外的觉得舒适。

    这时候杜瑜琦感觉到了旁边似乎一直都有人在盯着自己,他忽然转身望去,发觉几米外的一桌上坐着三个人,盯着自己的人是一个身穿唐装,看起来精神矍铄的老者,两人目光相接以后,老者点头歉意一笑,将目光挪开。

    紧接着,露台门被打开,然后在侍者的引领下,楚大少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松了松领结,然后将自己面前的一杯柠檬水一饮而尽,这才呼出了一口气,眉飞色舞的道: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你那里还有没有货,熊奔汤和鹿鸣汤都行,有多少要多少!”

    杜瑜琦心中暗道鱼儿终于上钩了,便很干脆的道:

    “现在我这里顶多就只有两剂熊奔汤的量,鹿鸣汤只有一剂。”

    楚大少立即道:

    “都要都要,什么时候能给我?老头子服了鹿鸣汤,简直觉得是重振雄风,更难得的是你这东西持久效果很长,并且完全没有副作用,这一剂我肯定是要拿回去尽尽孝了。”

    杜瑜琦道:

    “晚上你叫人去我那里拿就行,不过这三剂一做出来之后,那么原料就跟不上了。”

    楚大少呵呵笑道:

    “你放心,这一次为什么要约在这里见面?就是因为我已经约了人啊。”

    两人聊了几句之后,便见到了一名侍者带着一个剪着短发的女子走了过来,这女子一身打扮,看起来就很精明干练,楚大少立即就站起来迎接,两人直接就用英语交谈了几句,然后这女子做了个抱歉的手势,便走到了旁边的邻座去打招呼寒暄,双方看起来应该是旧识了。

    杜瑜琦留意到,那个之前一直都在看着自己的老者地位很高,楚大少介绍来的那个女子行礼的时候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紧接着这女子回来以后,楚大少便介绍她是米雪儿,乃是佳士得拍卖行里面的高层,交际网很广,这一次便约了两个喜欢收藏并且有意变现的客户前来,楚大少承诺会给出15的中介费。

    很快的,米雪儿约到的两名客户就来了,双方谈事当然不能在外面,不过这里空着的会议室很多,双方便开始进行密切洽谈。

    不过这一次的洽谈合作可以说是并不是很顺利,因为双方其实呈现出来的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关系,卖古董的人觉得自己很有诚意,带来的都是古董当中的精品,然而杜瑜琦要的虽然是古董,却是必须要在历史上曾经留下过自己烙印的东西,这些东西有的很值钱,比如和氏璧,但有的收藏价值就未必高了,比如之前杜瑜琦拿到的钢笔

    正是因为这样,卖古董的人就觉得买方的这两个人看起来很不靠谱因为第一眼看起来就都很年轻并且在接下来的交谈当中实际上也不靠谱,在购买的时候完全不识货。

    好在杜瑜琦在第一个客户带来的货物里面总算找到了一件文物,准确的来说,是一件带着时光之力的文物。

    这玩意儿乃是一个碗,烧制工艺非常精湛,但是碗底没有款,这就注定了卖不了高价。

    杜瑜琦拿起这个碗以后,却从里面看到了奇特的一幕,那就是一个身穿清朝服饰的太监端着这个碗给一个卧床的青年男子喝药,这个青年男子住的地方很一般,不久以后就死了,而这个青年男子身上穿的是明黄色的衣服,枕头上面有龙纹。

    杜瑜琦想了一想就回忆了起来,在清朝即将灭亡的时候,慈禧太后当时感觉到自己命不久矣,便派李莲英给光绪赏了一碗药,将他毒死,用的都是最常见的砒霜,结果慈禧太后第二天也是去世。

    因为光绪在百日维新的时候想要驱使袁世凯,与之密谋囚禁慈禧,所以慈禧对他十分苛刻,这就是他为什么居住的地方很差的原因,毫无帝王的享受。

    拿到的这个碗,应该就是当日李莲英用来装砒霜的那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辗转流传了下来。

    第一个客户在心中暗自嘲笑这两个年轻人不识货,所以在开价的时候就狠宰了一笔,这个瓷碗乃是清朝的民窑,并且没有款式,虽然精美,但是市价不过六万块,他直接开口就是二十万,这已经是清朝民窑瓷器的顶尖价格了。

    楚大少和请来的专家询问了一下,便很干脆的拍了板,因为感觉在这件事上宰了一笔所以心情舒畅,所以这名客户便是在心中嘲笑,表面还是做得很客气。

    不过,被请来的第二位客户就是属于脾气不大好的,当发觉了这两个年轻人毫无章法的挑拣着自己带来的东西的时候,顿时就发作了,双方闹得很不愉快,问题的根源就集中在了杜瑜琦看上的一方砚台上。

    根据客户的说法,这一方砚台非常有名,乃是郑板桥亲手寻到了一块奇石,请来名家雕刻而成,十分珍爱,使用了二十年,所以叫价很高。

    但是杜瑜琦从中读取到的时光之力的线索,这支笔最高光的时刻,却是在写下了一行字的时候:

    尔未看此花时,此花与尔心同归于寂。尔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尔的心外!

    这行字非常有名,乃是王阳明的心学根基,而王阳明则是明朝人,与郑板桥的时代相差足足接近两百年,怎么可能是郑板桥亲手找到的石头雕刻而成的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