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援手

    趁着这一个小时的机会,杜瑜琦冷静了一下,发觉对面的战况每每虽然没有细说,却必然十分激烈,连林这样的实力都受到了伤害,其余的人想必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于是就又去药店采购了一番。

    他此时心中有牵挂,做事情来也是显得有些粗暴慌乱,脑子里面总是想着倘若敌人发觉了他们的藏身地怎么办然后就将货车直接开到了荒郊野外的一处河滩当中。

    这时候可以见到,货车车厢里面的传送门已经开始渐渐成型,形成了一个椭圆形的光门,上面氤氲着奇特的光芒,甚至还体贴的询问杜瑜琦要不要进行伪装什么的-------当然,要消耗一枚神圣克朗。

    杜瑜琦粗暴的拒绝了这个贴心的提示,然后就开始心急火燎的呼唤每每,告诉她位面通道即将正式开启,让她抓紧时间。

    当传送门正式形成以后不久,杜瑜琦便接到了来自于专属祭坛的提示,说是有人请求利用你的位面通道来锁定次元锚,问他是否要开放相关权限,杜瑜琦便选择了允许,然后就见到了自己的位面通道表面开始被渐渐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紧接着便是光芒连续闪烁,专属祭坛也是传来提示,说是属于他的位面通道已经开始被人夺取权限,询问是否需要反击------当然,这件事肯定是要耗费神圣克朗的了。

    杜瑜琦既然知道是每每在做这件事,那么当然就不会去反击,很快的,位面通道那一端就闪耀出了点点红色的光芒,然后就见到两个重叠在一起的身影由远而近的蹒跚走了出来,很快杜瑜琦就发觉,这两个身影赫然乃是杰特和林。

    杰特看起来精神还算不错,但是身上穿着的铠甲都是破破烂烂的了,并且一道可怕的刀伤从他的左边颧骨斜着斩了下去,连半边鼻子都被切开,一直延伸到了右边的嘴角,皮肉翻卷,鲜血才刚刚结痂。

    哪怕受到了这样的重伤,杰特居然都还要负责半扛半拽的承受林的重量,然后一步一步的将他拉进来,林此时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但实际上已经是陷入了半昏迷状态,见到了杜瑜琦勉强点了点头,嘴角上扬一下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估计心神一懈,一口气没接上来就直接昏了过去。

    杰特看起来也是勉强支持,林的体重陡的压在了他的身上,立即也是摇晃了一下,看起来马上就要摔倒的模样。杜瑜琦急忙上前两步,一把将两人扶住,带着他们迈出了位面通道以后,顺带塞了一瓶治疗药剂过去。

    没想到杰特此时又将治疗药剂抛了回来,有些艰难的笑道:

    “头儿,我和林都死不了的,何况又到了你这里,那就更用不着这玩意儿了,你现在赶快带着药过去帮忙,敌人简直就是无孔不入,夕大师她还在苦战断后”

    杜瑜琦听了以后,立即就心急如焚的朝着位面通道钻进去,却没料到一股无形的弹力传来,将他隔绝在了外面,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这地方已经是被默认判定为每每鸠占鹊巢的通道,急忙利用祭坛来进行联系。

    很快的,禁制便放开了,杜瑜琦一面朝着位面通道的那一端冲过去,一面已经开始火速朝着身上套铠甲,毕竟连林这样沉稳可靠的人物也被打成那样,外面的凶险可想而知。

    等他冲出了位面通道以后,居然看到有一名浑身上下氤氲在了血色气息里面的男子背对着自己,这名男子上半身的铠甲满布裂纹,伤痕密布,可是他一无所觉,还正在朝着远处被人围攻,左支右拙的每每伸出了右手!

    可以感觉到,他的右手周围的血气简直若植物的根须那样飘扬蔓延,只是看到了以后就能感觉到其中竟是传递出来了一种强大而危险的吸力,一旦爆发出来了之后,将会产生异常可怕的爆发力,杜瑜琦还位于他的背后居然就有如此强烈的感觉,何况是正对这男子的每每?

    “这家伙是狂战士!并且还是个非常强大的高阶狂战士!”杜瑜琦的心中立即就做出了如此判断。

    “而他即将施展出来的这一招则是:嗜魂封魔斩!一旦成型,将会在空中形成龙卷风也似的可怕血气涡旋,令前方所有的敌人都失去平衡无力抗拒被吸往手掌前方!”

    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眼里面露出了狠辣之色:

    “王八蛋,竟敢在这里捣鬼!”

    说完之后,便是二话不说,对准了面前的这狂战士直接就是一剑斩了过去,这一剑本来就是杜瑜琦从这狂战士背后发出来,并且也是十分突兀,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都能感应到,居然强行将蓄势的噬魂封魔斩中断,不闪不避,顺带就是一剑对准了杜瑜琦横扫了过来。

    这家伙的应对乃是典型的狂战士的打法,从不防守,以攻代守,以伤换伤!

    因为只要不是致命的伤害,对狂战士来说都是可以短时间内无视掉的,甚至让他们的力量更加强大!

    杜瑜琦心中一震,面对自己的偷袭这家伙反应如此迅捷,可见一定也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了,敌人随随便便找一个人出来,居然都是如此强大的人物,难怪得连林和杰特受伤都如此之重。

    “但是但是你以为以伤换伤我就怕了吗?”此时的杜瑜琦见到了林和杰特受伤之后,心里面就憋着一股子火,握紧了剑柄再次发力,狠狠斩出!

    他本来就是人在对方的身后,又是率先发难,此时这一剑斩出去更是迅捷无比,所以最后的结果必然是先击中对方后,这名狂战士的反击才能击中他。

    只是对于要硬吃杜瑜琦一剑这种事情,狂战士也是早有心理准备,毕竟所有的狂战士战斗方式都是以伤换伤,狂战士独有的死亡抗拒,还有高阶的狂气涌动技能,更是能让伤势转化为力量!

    “蠢货,来吧!你的伤害,只能让我接下来的反击变得更加疯狂。”

    这名狂战士眼中红筋暴凸,凶光四射,他的手臂上面更是肌肉膨大,上面隐隐布满了大量的黑红色血管,手中握持的巨剑上也是裹住了一层浓稠的血色气劲,对准了杜瑜琦反斩过来。

    然后,杜瑜琦就一剑斩入到了他的肩头,只觉得剑锋上传来了一股巨大无比的阻力,仿佛斩进去的根本就不是**,而是什么柔韧至极的东西,同时,伤口处的肌肉更是一层层的朝着剑锋上裹住,收紧,这乃是狂战士自身的本能反应,他们伤而不死的秘密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同时,狂战士自身也是猛力抽身沉肩以卸力,在他的印象里面,这样的连续应付手段一一的施展出来了之后,便会达成伤而不重的后果,接下来对手就要面对自己疯狂的反扑了。

    只是,杜瑜琦却也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对手啊!!他此时的力量和速度,已经将同一阶层的敌人远远超越!!

    当感觉到剑锋上面传来了巨大的阻力以后,杜瑜琦也是全力以赴,手上再次加力,这一剑立即就感觉仿佛突破了什么屏障似的,势如破竹的斩了下去,这狂战士发出了一声惨叫,他的整条左手已经是被杜瑜琦这一剑从肩劈落,旋转扭曲飞出,鲜血狂飙。

    而狂战士斩出来的那记反击,杜瑜琦将左手一扬,握持住了一把黑沉沉的剑鞘将之成功格挡了出去,他挡得轻描淡写,可是狂战士的这含愤一击却是被成功架开,而这把剑鞘正是已经吸收到了足够多的混乱之力的赫斯之骨。

    “啊啊啊啊啊!”惨遭断臂之痛的狂战士狂叫了起来,借着剧烈的疼痛血红着双眼就跳了起来,然后就是一发崩山击就对准了杜瑜琦直劈而下,只是崩山击虽然范围广,还具有霸体效果,准备时间长起手式太明显也是其弊端,杜瑜琦这种速度与力量兼具的人其实是很容易避开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