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退敌

    但是,杜瑜琦面对他的冲击,却是直接侧身蓄力,做出了拔刀斩的起手式。

    倘若双方乃是在一对一的话,那么盖达尔必然是直接冲到了杜瑜琦的身边,趁着拔刀斩蓄力时候露出的破绽一套连招教杜瑜琦做人,但是不要忘记了旁边还有个素盏夕,她双手一伸,便是施展出来了念气罩将杜瑜琦保护了起来。

    盖达尔的瞳孔遽然收缩,他要击破素盏夕的念气罩也只需要一两秒的时间而已,但这已经足够杜瑜琦的拔刀斩完成,而这一招则是不折不扣的大范围攻击,盖达尔只能硬抗,很难闪避掉

    可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此啊,盖达尔有信心硬抗下一名成功觉醒的剑圣的拔刀斩,但是,他却没有任何信心可以抗下裂创心灵之刃触发的特效,断掉的那只手臂,已经充分说明了那可怕的杀伤力,仿佛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能抵御住破坏之力的侵蚀!

    当然,身经百战的盖达尔也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这种类似的武器特效其实是有触发概率的,并且很低,之前杜瑜琦整整攻击了十几次,也就触发了一次而已,这一记拔刀斩触发破坏之力的几率同样很小

    问题是,盖达尔不敢赌啊!!

    因为他一旦赌输了,至少也是要断一只手或者脚,那接下来面对杜瑜琦和素盏夕的追击就会有生命危险。

    他赌对了又怎样?

    杜瑜琦的拔刀斩就算是没有触发破坏之力,一样可以将他斩退,而他的旁边还有个素盏夕,这样的组合一样能让盖达尔无功而返。

    当然,盖达尔也没有忘记,很快自己这边的援军就要来了,自己貌似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将这对狗男女拖住,然而这以后呢?

    结果也是可以推算得出来的,自己高傲的性格使得人缘很差,就算是这对狗男女被杀死,一切的战利品,荣誉也都和自己无关,因为自己也仅仅是被雇来的打手而已,相反对方的人搞不好还会大肆宣扬:

    杜教士和夕两人可是斩断了那个高傲的盖达尔的一只手哦,他被赶得仿佛像是一条丧家犬一样到处逃走,多亏我们救了他

    这样的结果,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当然,杜教士和夕死掉以后自己可以泄愤,但是泄愤之后还会出现新的憋屈啊!同时,哪怕是想要单纯的泄愤也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杜教士和夕两人发觉了自己拖延的意图以后,必然会发起不顾一切的反扑,自己被杀的几率至少超过三成。

    用超过三成的被杀几率来仅仅换取一次泄愤的机会值不值得?这个问题几乎是在瞬间就可以得出答案的,那就是当然不值得!!

    事实上,对于非常惜命的盖达尔来说,不要说三成几率,就是半成几率他都无法接受,他是一个非常残忍并且很不在乎别人的生命的人,但是这种人的特质就是对自己的命看得非常重要

    所以盖达尔双脚一弹,就直接离开了杜瑜琦的拔刀斩的攻击范围,紧接着他双脚上的火焰便随之熄灭,一个翻滚就拾起了自己被斩断的手臂,对着杜瑜琦做出来了一个恶狠狠的割喉的动作,便直接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盖达尔的离开让杜瑜琦和夕都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很快就见到,远处的街道上面,一条长龙也似的队伍正在迅速的赶来,很显然,这帮杀气腾腾的家伙来者不善。

    杜瑜琦看着夕道:

    “走吧。”

    夕却倔强的摇摇头:

    “不!”

    杜瑜琦愕然道:

    “你要做什么?”

    夕凝视着下方,眼神当中满是不甘:

    “兑泽引开敌人的兑泽还没有回来,我不能走,我要去接应他。”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

    “我听每每说了这件事了,兑泽既然当时选择去做这件事,那么肯定就有了心理准备,他现在没回来那也是求仁得仁,每每刚才很明确的告诉我,位面通道只能保持五分钟,我们现在不抓紧时间的话,那么两个人都要死在这里了!”

    夕紧咬下唇,依然倔强的摇了摇头。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猛然出手,一记掌刀斩在了夕的后脑勺上,在他设计的剧本里面,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夕应该是应声而倒,然后被自己一个公主抱,迅速冲回到位面通道当中去。

    然而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杜瑜琦倒是一记手刀斩在了夕的后脑勺上,然而夕却没有晕!!而是一下子转过了头来愤怒的道:

    “你在干什么?”

    杜瑜琦捂脸,心中满满的怨念:为什么我这边的女同伴就如此的变态呢?居然打都打不晕,但还是只能很是羞愧的解释道:

    “我是觉得时间紧急,只能将你打晕带走”

    夕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好在这时候,每每焦急的声音从楼上传了过来:

    “快点上来,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这句话传来之后,总算是让夕咬了咬下唇,一转身就往回走,然后登了几步楼梯之后顿时就闷哼了一声,整个身体都摇晃了一下,这时候杜瑜琦才注意到,原来她的腿上已经都被鲜血染透了,只是因为武道服的下摆很长,之前遮住了而已。

    杜瑜琦急忙上前几步,但又觉得夕应该是个很要强的人,便又不怎么敢伸手去扶,没想到夕居然主动伸手按住了他的胳膊上,低声道:

    “带我走,每每既然这么说,一定是真的坚持不住了。”

    杜瑜琦终于如愿以偿,一记公主抱抄起了夕就跑,虽然事情的发展貌似比较曲折,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是差不多的,只是被公主抱的夕看起来脸色不好,一来估计是受伤的缘故,二来则应该是性格问题吧,在她的心里面,宁愿是自己公主抱着杜瑜琦反而会更加自在。

    两人冲进了位面通道之后,立即就发觉这里确实是即将消失掉,因为周围的障壁都显得若隐若现,十分透明,等到杜瑜琦冲出位面通道的时候回头一看,发觉通道都开始迅速的崩塌了,而每每居然都还站在了位面通道处没有反应。

    杜瑜琦急忙扯了她一把,发觉每每居然直接被这一扯失去了重心拉倒在地,脑袋撞到了旁边的石块“咚”的一声,就这样居然还保持着倒地的姿势,杜瑜琦见状发觉不妙,立即放下夕过去查看,立即发觉每每已经彻底昏迷过去失去了意识,同时脑袋上面的伤口也是鲜血直流。

    仔细检查了一番之后,杜瑜琦长出了一口气,发觉每每的各项身体数据都还算正常,额头上这也只是外伤而已,只是血压和心跳微弱,类似于低血糖的症状,便从次元戒里面掏出了一罐红牛,等下给她灌下去就ok了。

    这时候杜瑜琦看着位面通道彻底关闭,没有追兵前来,松了一口气,此时这伤兵满员的模样,倘若有人追击而来,一部分拖住自己,一部分突袭伤员,那么自己还真的是会被搞得手忙脚乱呢。

    然后杜瑜琦便就在货车车厢里面给一干人进行诊治了,因为他发觉林的伤势已经是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貌似正面被轰了好几枪,在这里只能做简单的处理,确保伤势不至于继续恶化,后期甚至还要找个地方开胸才行。

    至于杰特和夕还有每每三人也是需要进行治疗,不过他们三人的伤势则是要好处理多了,旁人看起来血淋淋很恐怖的伤势,在杜瑜琦眼里面无非就是清创缝合而已,这种事情他已经是在阿拉德大陆上练过许多次手了,相关技能早已提升到满级,可谓轻车熟路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