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初到贵地

    “搞定”杜瑜琦给杰特的伤口缝上最后一针,直起腰来吐出了一口浊气:“这车厢里面太小,施展不开,林的伤口受到了很严重的污染,必须要换个地方了,咱们先离开再说。”

    杰特听了以后便坐起来朝着外面张望,然后兴奋的道:

    “头儿这里就是你的家乡吗?好像很荒凉的样子呢,你给我带的瓜子什么的好吃的就是来自这里吗?!我期待很久了!”

    杜瑜琦这时候点了点头,然后打量了一下杰特,忽然意识到自己忽略掉了一件很关键的事情,顿时皱眉道:

    “对了!杰特,我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哥布林的,所以你不能直接出现在大街上面,我得想办法把你改扮一下才行,某些十分特殊的特征,比如说尖耳朵和獠牙之类的东西要掩盖住。”

    “不用那么麻烦的。”

    每每轻声道。

    她这时候已经醒了过来,已经喝了一瓶红牛,然后从杜瑜琦带来的一大包饮料当中选了一罐王老吉捧着咕嘟咕嘟的喝着,她的昏倒完全就是属于体能透支枯竭的类型。

    “有专门的魔法可以做到这一点,最基础的伪装术就行,在阿拉德大陆上,任何一个魔法师就可以识破这种最简单的伪装,然而你的这个位面上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应该不会超过五个人吧。”

    杜瑜琦一听,立即就欣喜道:

    “那就太好了!对了,你们的穿着打扮什么的也都和我们这里格格不入,其他的人看到了都会感觉到十分惊奇的,每每你就多释放两个伪装术就好。”

    每每摇头很干脆的道:

    “不行,事实上,就连杰特身上的这种伪装术我现在都施展不出来,必须要冥想几个小时以后才行,而之后维持他身上的伪装术不失效的话,还需要我每隔一段时间就继续施法。”

    “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因为你的这个位面貌似对魔法职业非常不友好,四处游离的魔法元素非常罕见,而我在进入位面之前,为了维系位面通道的存在,将体内的魔力都消耗殆尽因此实际上我是施展不出任何魔法的,而这里的特殊环境则是会让我冥想的效果变得非常的差,能够维系杰特身上的伪装术我都需要竭尽全力了。”

    “再说了,我都看到了夕带回来的衣服和包包啊,你们这里的衣服貌似真的好好看呢,那么干嘛要用伪装术呢,我早就期待来你们这里买几套衣服了呢,穿上一定挺好看”

    杜瑜琦顿时就呆了呆,然后只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忍不住长叹了一声,果然女人就是女人啊,最后那句话应该才是每每的真实想法吧!但是你们买衣服有问过我的意见吗啊喂!

    更要命的是,夕这个女人去的都是超级贵的店啊,便宜的店她居然仿佛有奇妙的直觉一样看不上啊,所以自己这一次要面对的麻烦不是一个?而是两个!!看每每这脱力以后居然都念念不忘买衣服的架势,想必是志在必得的了,问题是你们逛街购物没问题,但是能不要只去奢侈品专卖店好吗,我觉得什么李宁耐克米特斯邦威都很不错的啊

    接下来还能怎么样呢?杜瑜琦难道好意思表现出不好客的态度吗?只能在对着自己钱包默哀的同时,在心中盘算着接下来的行程安排了。

    根据他对女人的简单了解,无非就是逛吃,逛吃两大核心,既然逛就代表着钱包大出血,那么就尽可能的压缩这个时间就好了,带她们去景点玩玩,吃点好吃的,尽可能的远离掉奢侈品专卖店这种可怕的地方吧

    带着这样的心情,杜瑜琦发动了货车,然后踩下了油门,这时候坐在旁边的杰特立即对此表现出来了强烈的兴趣,认为这玩意儿太酷了!看着他跃跃欲试的样子,杜瑜琦表示自己可以理解此时杰特的心态,毕竟所有的男人对能骑的东西都有一种特殊的狂热,并且阿拉德大陆上虽然也是有类似的交通工具,但是地球上面的汽车从驾驶体验,驾驶乐趣上来说要好很多了。

    现在林还昏迷不醒,杜瑜琦要赶时间给他做开胸手术,所以答应了杰特,在不赶时间的时候自己会让他开车,试试风驰电掣的感觉的,然后一干人就被货车装载着开回了市区。

    这一次接到了每每的请求之后,杜瑜琦有不少的缓冲时间,所以将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当。一干人伤得不轻,并且还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后者还能找些行为艺术的借口来搪塞,但是伤势这种东西却是很难解释,所以这就注定不能见光。

    所以,杜瑜琦便只能将一干人往自己的租住屋里面带,好在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而此时他的经济状况已经大大改善,所以已经不再只租单间,而是找了个机会将整个一套三的房子都租了下来,所以在保密性方面则是大大提升了的。

    小区的保安相当尽责,在发觉一辆陌生车牌的小货车开进来的时候便前来盘问,不过开车的杜瑜琦乃是小区的住户熟人,加上又很懂事的塞了一包软中华过来,自然就笑笑挥手放行。

    唯一的麻烦是在进电梯的时候,电梯里面有人,不过是一个戴着耳机的非主流青年,他打量了一下每每和夕,两人身上穿着的是破烂的武道服和法师袍,同时还血迹斑斑,最后终于忍不住询问杜瑜琦道:

    “哥们儿,你们这是在s什么啊?新出的寂静岭五吗?”

    杜瑜琦干笑着点头道:

    “是啊是啊,音乐节请我们过去表演,从七点一直站到十一点,我这兄弟特高兴,都喝上头了。”

    杜瑜琦所说的“喝上头的兄弟”自然是林了,昏迷的他被杜瑜琦和杰特两人架着,很符合喝断片儿了的形象,杜瑜琦还往他身上倒了半瓶酒,自然散发出刺鼻的酒味道,这样的话自然就更有说服力了。

    而杰特则是被戴上了一顶嘻哈帽,脸上抹了些泥浆,配合他肌**子的形象,还有昏暗的灯光,说他是长得比较丑的黑人也是可以蒙混过去的。

    这非主流青年随意打量了几眼,然后摇了摇头,嘴巴里面咕哝了几句,便重新低头下去看自己的手机了,然后沉浸在自己的网络世界当中,杜瑜琦很庆幸自己能遇到这么一个哥们儿而不是大妈之类的,否则的话今天就没有这么好过关了。

    将所有的人都让进门了之后,杜瑜琦总算是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抹了一把汗指着客厅道:

    “大家随便坐,茶几上面有水果,我都洗干净了的,可以尝尝鲜哦。”

    然后他又从冰箱里面提出来了一打百威,哗啦哗啦的散在了茶几上,百威的易拉罐表面全都是水珠,还冒着丝丝白气,在这炎热的天气里面一看就十分诱人。

    接着杜瑜琦将遥控器对准了夕抛了过去:

    “你们先看看电视,我去给林治伤,可能会占用主卫,要洗澡上厕所的可以去副卫生间,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夕,她之前在这里呆过。”

    然后杜瑜琦就扛着林到了主卫生间里面,开始为他进行手术,这是个水磨工夫,得将射入林体内的细碎霰弹碎片一点一点的挑出来,好在林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感染的可能性很小,否则的话杜瑜琦都没信心能独立完成手术了。

    所以等到杜瑜琦将手术做完的时候,都足足是两个小时以后了,他将林放到了自己的床上让他熟睡,然后刚刚走进客厅就呆住了,存在记忆当中的画面再次完美还原:

    此时夕应该是已经洗过了澡,略带着湿润的黑色长发披散在了肩头,换上了那套睡衣,缩在了她最喜欢的沙发角落当中,双手抱着一只很大的皮卡丘布偶玩具,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当然,这一次手边放着的不是薯片,因为已经吃腻了,而是爆米花。

    每每则是换上了另外一件睡袍,大大咧咧的和杰特两人靠在一起玩着平板电脑,听音乐声大概就知道,他们玩的应该是小黄快跑之类的游戏,而旁边已经有五六个空掉捏扁的易拉罐,每每白皙的脸上有着一团红晕,旁边还放着两袋酒鬼花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