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火锅

    见到了杜瑜琦进来,杰特立即就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兴奋的道:

    “头儿,这个麦酒太好喝了,为什么之前你不带来呢?之前你带的那酒太辣了,喝不惯啊。”

    杜瑜琦捂脸:

    “这是啤酒好吗不是麦酒,我的朋友!而且我带的高度白酒既可以拿来喝,还可以在关键的时候给伤口消毒,当处在潮湿环境下的时候还可以当做燃料,更重要的是没有任何的保质期啊。”

    杰特这时候已经仰着啤酒打着酒嗝道:

    “我我就是觉得这个好喝啊,对了,头儿,现在我还是很饿啊,咱们被追了两天都没来得及好好吃东西,这些零碎不顶用,有肉吃吗?”

    杜瑜琦愕然道:

    “你们现在想吃肉?问题是没有适合的衣服出门啊。”

    每每很干脆的道:

    “人家不管啦,我也赞成杰特的话。”

    杜瑜琦看向了夕妹子,夕应该是注意到了他的凝视,眼睛却没有从电视上面挪开,回话却是简明扼要很有她的风格:

    “饿。”

    杜瑜琦想了想,然后默默的打开了某个app,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叫的外卖,然后开始打电话,不过在这凌晨时分大多数时候传来的都是关机的盲音,最后总算是有一个店肯接单,然而杜瑜琦一看,竟然是外卖的火锅,还表明了乃是正宗的重庆九宫格牛油火锅!

    杜瑜琦专门打电话问了问,什么拖线板,锅子、电磁炉、一次性台布、围裙、垃圾袋、纸巾,油碟等等都是外卖小哥送来,这些东西需要给三百块押金,第二天收取的时候退还。

    当然,打着哈欠的老板明确表示,现在他很困并且非常想睡觉了,并且送货的外卖小哥也是和他一个想法,所以杜瑜琦的消费金额最好能达到六百块以上并且还要给出五星好评,否则的话就明天请早。

    “六百块?”杜瑜琦的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倘若杰特真的很饿的话,那么六百块的火锅还不够这家伙一个人吃的。

    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杜瑜琦很有礼貌的在电话里面请老板稍等片刻,然后捂住了话筒以后对其余人道:

    “你们有人不吃辣吗?呃,就是我之前拿来的那个泡椒凤爪啊,你们有谁吃不习惯的?杰特我没有问你!!我知道你是吃得惯的,事实上你连鸡爪子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嚼来吃掉了!都能吃辣是吧?ok!那么,请耐心等待吧,待会儿就让你们好好体验一下阿拉德大陆上没有的美味!”

    一个小时以后,两名外卖小哥气喘吁吁的敲开了房门,他们虽然满脸倦容,但是服务态度十分热情,这不仅仅是因为是杜瑜琦一口气下单了一千多块的菜品和酒水,还给每个人五十块钱的小费。

    在两人娴熟的操作下,很快的摆放在电磁炉上的九宫格铜盆当中,就开始冒出了咕嘟咕嘟的牛油香气,红艳艳的辣椒和青色的花椒混合的气息辛辣,刺鼻,却迅速的将人的味蕾给唤醒了。

    在杜瑜琦的示意下,一群人开始笨拙的往自己的碗里面倒入香油,蒜蓉,鲜朝天椒切碎、葱花、香菜、盐、味精,蚝油然后就学着杜瑜琦的样子往火锅里面倒菜下去煮,同时开始烫鹅肠,毛肚等等容易熟的菜

    然后,一群人就举着筷子,叉子,或者说任何顺手的餐具开始期待了起来,最后客厅里面除了电视节目的声音之外,剩余下来的就只有西里呼噜吃东西的声音。

    杜瑜琦连续往锅子里面加了三次菜以后,旁边的空盘子已经是堆得足足有半米高了,这时候团队当中的一干人才开始发出“嘘嘘”的抽气声音,拿餐巾纸擦着略显红肿的嘴唇,然后将旁边冒着气泡的冰啤酒往喉咙里面倒,最后从喉管深处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叹息。甚至就连夕和每每都不例外。

    见到了这情形,杜瑜琦终于叹了一口气道:

    “我现在终于相信,你们确实是两天都没好好吃过东西了来来来,吃点水果压压辣先,咱们现在可以慢慢涮点毛肚和鹅肠吃了,顺带我打听一下,追杀你们的这帮人到底是哪个势力的?”

    每每听了杜瑜琦的问话以后便道:

    “很复杂,有零组织的,也有帝国方面的,甚至连钢熊骑士团当中的人也有,有一句古老的谚语说得很好,山鸡是因为羽毛而中箭,兔子是因为它的肉被猎犬追赶,我们这边的人拿到的变异泰拉石,就是让这些家伙变成疯狗,不顾一切扑上来的原因。”

    听到了每每的话以后,杜瑜琦点了点头道:

    “了解了这一次你们能在这边呆多久?”

    每每道:

    “应该是七天,刚刚杰特告诉我,你这个位面上魔法元素十分稀薄,但正因为这样,反而会导致他们对变异泰拉石的吸收同化速度更快,所以这七天也绝对不是虚度的。”

    杰特这时候嘴巴里面正塞了一根鸡爪,来不及说话,只能“唔唔唔”的不停点头,看起来模样颇为滑稽。而夕也用实际行动表现出来了对火锅的热爱,一直都沉住气不说话,杜瑜琦发觉这妹子居然也是个肉食动物,素菜之类的从来就没有碰过,对午餐肉和鹌鹑蛋尤其喜爱。

    一干人边聊边吃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了旁边的房间门“吱呀”一声就打开了,紧接着林居然从里面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他虽然浑身上下都被包得像个粽子似的,走路都要喘气扶墙,但脸上却带着笑意道:

    “好哇,你们太不讲义气了,居然在这里吃独食!”

    杜瑜琦一看,忍不住眼珠子都瞪大了,直接站起来就去扶林,然后就给他检查了一下身体,顿时吃惊的发现,林的身体愈合速度竟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在他的规划当中,哪怕是依照林远超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也至少要一天一夜才能恢复到现在的状态,可是现在顶多也就过了两个小时啊。

    林也看了出来杜瑜琦心中的疑惑,便微笑道:

    “之前我的伤势一直无法痊愈,乃是因为体内有着大量异物一直都在阻碍的缘故,你既然帮我动了手术取出了箭头,弹头等等杂物,那么自愈的能力当然就可以发挥作用了,而我为什么愈合得这么快则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说到这里,林便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传国玉玺拿了出来,托在了手心当中,而这玩意儿此时则是变成了一颗鸡蛋大小的暗红色珠子,表面居然还覆盖了鳞片,其表面的暗红色看起来就热力四射,就像是通红的余烬那样,给人以摄人心魄的感觉。

    倘若仔细查看的话,就能发觉这传国玉玺表面的暗红色还在不停的变幻着,时明时暗,并且很有节奏,应该是恰好在和林的呼吸吻合,同时,因为地球上面的各种魔法元素之类的稀薄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所以就能清晰的感觉到:传国玉玺当中的能量正在源源不断的流入林的身体当中,修复着他的身体。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杜瑜琦再次仔细感应了一会儿,认真的道: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毫无疑问,你的这枚传国玉玺其实就是变异泰拉石,但是它好像拥有自己的意志似的,对你格外优容,甚至会主动将里面的力量传送给你疗伤,你们之间的关系格外密切。”

    林坐了下来,舒服的靠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拿起了一瓶啤酒道:

    “是的,你说得一点儿也没错,它的实质乃是变异泰拉石,但是它的另外一个身份,却是在我的国度里面被供奉祭祀了几百年的传国玉玺!这几百年来与先王的灵位一起被拜祭,万民的祈愿都凝聚其上,与我出现这种微妙的感应也是理所当然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