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兑泽的困境

    兑泽矗立在了一处山谷当中,身体挺得笔直,头上缠着的红色绶带被吹得不停的飘飞,薄薄的嘴唇紧抿,整个人身上泛出来了一股冰冷而生人勿近的气息。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这就是你给我的回答?她被人抓走了!?!”

    山谷深处,似有黑暗涌动:

    “不错,你的妹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自己心里面也应该清楚吧?她得的既是病,又是诅咒,这种与生俱来的诅咒使她在无形当中已经成为了取悦那位存在的最好祭品,所以面对这些邪教徒的突袭,我防不胜防,事实上我已经尽力了。”

    兑泽一字一句的道:

    “我为你做事出生入死,历尽艰辛,但是我有没有拿(已经尽力了)这几个字来搪塞你?”

    黑暗当中的声音冷笑了起来:

    “没有我的帮忙,你的妹妹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尸体化灰了,你现在和我争论这个有意义吗?”

    兑泽冷冷的道:

    “但是,我也为你卖命十年!你并不是在无偿的帮忙!”

    那声音冷笑道:

    “无论如何,你提的要求我有没有做到?我是做到了的吧!我们之间的交易我是达成的了,而这一次她被劫走,原因是她身上的邪咒,为了保护她我手下的人都死了七个,你拿这个来说事,简直就是毫无道理!”

    兑泽低下了头,隔了一会儿才重新抬起来,然后道:

    “你把所有的线索给我,我自己去救人。”

    黑暗当中传来了一阵怪笑声:

    “你自己去救人?没错,你的妹妹被劫走以后,是用来当做祭品的,因为她乃是被邪恶寄生的人,可以用来取悦于其中的可怕邪神,据说这位邪神曾经遭受过重创,其意志也只是会断断续续的苏醒,所以在邪神苏醒之前,她一定还会活着,但是,就凭你的力量想要进入其中救人,那完全就是白白送死啊。”

    兑泽冷漠道:

    “这不用你管。”

    黑暗中的声音淡淡的道:

    “你若不明不白的死在那里,我麾下又少了个得力的人,想要找到代替你的人还真难,更何况你现在身上额外多出来了一种力量,根据我们这边的数据显示?这应该就是变异泰拉石的力量吧?”

    兑泽冷冷道:

    “所以呢?”

    这声音道:

    “所以这一次你出动的话,唯一的希望就是在路上重新将你的妹妹抢回来,一旦她被送入到了那个可怕若噩梦一般的地方,基本上就不要指望了,看在你的表现一直都不错的份上,我可以为你提供补给,再让一支小队陪你一起去。”

    “不过我顺带告诉你一件事,那些邪教徒当中,说不定还混有可怕的伪装者,倘若你能在前往的时候将变异泰拉石当中的力量彻底领悟了的话,那么或许活着回来的概率会高一点,绕是如此,呵呵呵呵呵”

    山谷当中重新恢复了静谧,兑泽依然站在了原地不动,隔了良久之后才徐徐转身离开,他在离开了几百米之后,忽然眼中露出来了一抹厉芒,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颗晶石,握住了以后放在嘴边低声道:

    “好吧,你开出来的条件我答应了!我的妹妹现在被邪教徒抓走了,要用她来献祭,我现在就需要人手来帮忙救人,同时,你们那边不是最近生物技术突飞猛进吗?把人救出来之后,我要妹妹得到最好的治疗!”

    说完了这些话以后,兑泽一松手,那一颗晶石在瞬间就飞向了天空,光芒一闪就消失了。

    隔了不到半个小时,又是一颗晶石飞了回来,里面的消息极其简单,只是记录了一组坐标而已。

    兑泽迅速的循着那一组坐标赶了过去,等他到达的时候,发觉那里乃是一处废旧的房屋,而在屋子里面,已经多出来了四个神秘人。

    这四个神秘人身材十分高大,至少都超过了两米,披着黑色的罩头斗篷,居然都用同样的姿势坐在了旁边,纹丝不动就像是雕像一样,根本就看不清楚他们的样子,只是能感觉到有着强烈无比的压迫力从他们的身上散发出来,这种压迫力就像是潜水员在海中遇到了蓝鲸,游客在草原上遇到了野生大象一样,根本就不应该是人类应该拥有的!

    紧接着,另外的一个人出现了,他像是蝙蝠那样的倒挂在了旁边的树木上,用黑布蒙住了双眼,看起来仿佛是个瞎子,然后用嘶哑的声音道:

    “你带路。”

    兑泽看了看他们,然后道:

    “五个人恐怕不够,敌人十分凶残。”

    这个倒挂在树上的蝙蝠男冷冷的道:

    “不是五个人,是四个人,我只是负责收集数据和善后的,不过这种小场面我觉得两个人就够了,只是技术部想要多获得一些实验体的战斗数据,才派了四个人过来。”

    兑泽一字一句的道:

    “敌人是魔女阿嘉璐的人!”

    蝙蝠男听了以后愣了愣,然后道:

    “哦,这样啊,那么我收回之前所说的话,这种小场面还是要三头实验体出手才能稳操胜券的,因为我们这一次是救人不是杀人啊。”

    兑泽脸上的肌肉抽动了几下,然后就带着他们消失在了夜色里面,此时有风吹过,将一名神秘人的斗篷吹起来了少许,赫然露出了他的右脚,赫然可以发现,右脚的脚掌出奇的宽大,更是毛茸茸的,里面露出来的黑色尖锐爪子都一一寸多长,看起来完全都不似人类!!

    杜瑜琦躺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

    他的旁边就放着夕最喜欢的大布偶,上面还有着夕身上散发出来的好闻的味道,然而余香依然,佳人却已经远走。并且还是去了另外一个位面,并不是杜瑜琦想去就能去的地方。

    所以,他此时的心情毫无疑问很是有些纠结,连晚饭都懒得出去吃,直接叫了外卖,总觉得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来,课没有去上,武馆不想去不过这时候,杜瑜琦的眼前忽的就出现了一个影子,那就是阿苏。

    此时在杜瑜琦的记忆里面,阿苏究竟长什么样子居然都有些模糊了,但绝对不代表自己对她的印象不深刻,因为阿苏留在杜瑜琦脑海里面的记忆,更多的都是她仿佛洞悉一切的微笑,那种从容不迫的风华和优雅的气质!

    在这两者的面前,一个女人的容貌究竟怎样重要吗?那真的是半点儿都不重要了。

    此时杜瑜琦回想起与阿苏相处的点点滴滴,唯一的感觉居然是舒服,两人在言谈和看法上似乎都有说不出的默契,自己才刚刚张口,对方就能心领神会自己的意思,可是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加起来才不到半天啊。

    门铃忽然响了,杜瑜琦一问,说是过来送餐的,他开了门之后便将这人让了进来,吩咐他将东西摆到桌子上,不过,就在这名送餐人刚刚弯下腰的时候,杜瑜琦却忽然出声道:

    “我如果是你,就一定不会将枪拔出来,而且就算是你将这把枪拔了出来,这么近的距离,手枪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的。”

    这送餐员浑身上下一震:

    “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破绽的?”

    杜瑜琦笑了笑道:

    “你太紧张了,看得出来我给你的压力一定很大,以至于动作很是有些生硬,更重要的是,你平时很少点外卖吧?这边送餐的流程通常都是先问结算方式:现金,支付宝还是微信,哪有你这样直接开封上桌的?一点都不专业,还有,今天的天气是阴有小雨,你戴着一副墨镜进来,这是要在客户面前装酷的节奏吗?”

    这送餐员徐徐的抬起了头,然后摘掉了墨镜,除掉了脸上的伪装,露出了一张杜瑜琦熟悉的脸,他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杜瑜琦遇到的那群劫匪的老大:周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