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手下

    杜瑜琦看着他,淡淡的道:

    “你上一次好不容易从我手下逃走了,就应该珍惜自己的好运气!之前一直都在调查跟随我的也是你吧?这一次送上门来是想要为兄弟复仇?不过真遗憾,你的心愿这次依然达成不了。”

    周阳微微摇头道:

    “不,你弄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并没有觉得和你之间有什么仇恨。我们上一次办事的那几个人,都是临时集合在一起的,我和他们之间的交情仅限于普通的打牌喝酒。”

    杜瑜琦目光微微一动道:

    “既然没有仇恨,那你暗地里调查我做什么?别说不是你干的!”

    周阳道:

    “是我做的,我调查你的目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要弄明白你超乎寻常的力量究竟是怎么来的,说实话,我们这样的人一个个都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从十七八岁就出来走私,能活下来的手上都有五六条人命,玩枪玩刀子超过二十年,在这样残酷的环境下淘汰出来的人也都算是强手了,可是也没见到一个人能像你这样直接躲子弹的!”

    “更何况我隐约也听到了一些风声,你和楚大少的关系似乎前所未有的紧密了起来,而楚大少的一份体检报告我也拿到了手,他的体质居然发生了一些奇特的变化,甚至连他的朋友都出现了一些突变,虽然有人信誓旦旦的告诉我,这只是一种最新的毒品或者说是兴奋剂而已,但是,这件事却是与你有极其紧密的联系,所以,我信了!我觉得你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杜瑜琦笑了笑道:

    “你想得没错,我的确是有自己的秘密,但这秘密不是那么容易被调查出来的,所以你做这些都是白费功夫。”

    周阳眯缝了一下眼睛,然后看着杜瑜琦一字一句的道:

    “所以我这一次直接就来了,只想问你一句话,你拥有这么神奇的手段,能够直接空手躲子弹,能够让一个成年人的体能和力量在短时间内骤增起来,那么我就只想问你,这世上的绝症,你能不能治?”

    杜瑜琦深深的望了周阳一眼道:

    “能治又如何?不能治又如何?”

    周阳先举起了手,然后动作很慢很慢的从怀中掏出来了一张银行卡:

    “能治的话,这张瑞士银行的银行卡里面的五百万美元,都是你的,倘若不够的话,我今年三十八岁,还能去做十年私活儿,至少也能再给你额外赚三百万美元!你和楚大少的合作,无非也就是钱吧。”

    杜瑜琦看了周阳一眼道:

    “既然是绝症,那么我也不敢打包票,你既然调查过我,那么应该知道我是学医的,是的,我的确在这方面有点办法,但不是万能的,归根结底要看是什么绝症。”

    周阳掏出了一个手机,然后在上面按了几下,紧接着便递过来道:

    “这就是病历。”

    杜瑜琦拿起来了病历以后扫了一眼,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表情,淡淡的哦了一声道:

    “原来是艾滋,这种病我没有接触过,才十二岁的小姑娘居然就得了这个病?已经从潜伏期转入发作期了!这个是你女儿吧?她的艾滋病是母婴遗传过去的?”

    周阳眼中露出了一抹痛苦之色:

    “是我的仇人抓到了她,然后给她打了艾滋针。”

    所谓的艾滋针,就是将艾滋病人的血注射进正常人的体内,这样的感染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周阳的仇家这么干,就是要让周阳痛苦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一点一点的受尽折磨,然后死去!

    不过,艾滋病虽然在地球上是世纪绝症,但是杜瑜琦倘若利用阿拉德大陆的炼金药剂来进行救治的话,还真的是未必就不是无药可治了,因为艾滋病严格的说起来,只是针对人体的免疫系统,并不致命,却可以让人因为一场感冒,一个不起眼的小伤口就死掉!

    而根据杜瑜琦对炼金药剂的了解,则都是以激发人体潜力/生命力为代价,进而达到治疗的效果,也就是说,治疗艾滋病的话,倘若先使用异常状态解除药剂,再使用治疗药剂,应该就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将之治好。

    在心中盘算了一番之后,杜瑜琦仔细打量了一下周阳,正好自己有很多不方便去做的阴私事情,这个人似乎很擅长这一行,倘若他确实有用的话,那么出手帮忙也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呢。

    一念及此,杜瑜琦便让周阳在外面等着,然后从次元戒当中取出来了一瓶治疗药剂,然后将这药剂加工了一下,简单的来说就倒出来用地球上面的药瓶子装好,然后抛给了周阳道:

    “你拿回去给你女儿吃吃看?有效果的话,就回来找我,无效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至于其余的事情,等确定这药有效了我们再继续谈。”

    周阳半信半疑的接过了这瓶药物,然后转身就走了,杜瑜琦此时也算准了他肯定会将病重的女儿带来大城市治疗,不会离开太远,结果真的没过了三个小时就接到了周阳的电话,语声十分激动:

    “药有效了!真的有效!”

    杜瑜琦冷静的道:

    “有效是好事,但是相信你此时也对这种病有了解了吧?你要指望一口气治好是不可能的,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现在可以告诉你,这种病我是有可能治好,但不是一定能治好,你懂我的意思了吧?”

    周阳在电话那一端一连声的道:

    “好的,好的,我懂,我懂,请稍等。”

    大概只是隔了四十分钟,周阳就重新出现在了杜瑜琦的门外,可以见到他满头大汗,腋下还夹着一个大包,进门以后便将大包放在了杜瑜琦的桌子上。

    “恩?”杜瑜琦的眼神停留在了这大包上,顿时就感应到了其中传来了一阵阵的波动,很显然,这里面的东西拥有时光气息!

    周阳打开了这个大包,顿时就见到里面装着的赫然是一把看起来很是古旧的长弓!这把长弓的表面油光水滑,包浆宛然,显然被人经常把玩,弓臂被丝线紧密缠绕,使之更为牢固,而这种丝线色泽光鲜,哪怕是经历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脱色的痕迹。

    长弓的弓弦弹性依然极佳,呈现了暗黄色胶质状,应该是用动物的筋制成的,在长弓的下缘还有几个字,上面写着大明军器监,甲申,辛日这几个模糊的字样。

    杜瑜琦将手按在了这把长弓上,顿时眼前出现了幻象,一个披头散发,身穿明黄色长衫的中年人置身于一处小庙当中,仰天痛哭,看起来十分荒凉凄惨,然后旁边两个人涌上来,手中握持的就是这一把长弓,然后用弓弦套在了这中年人的脖子上,将其绞杀!

    见到了这一幕,杜瑜琦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应该就是明朝的永历帝被缅甸出卖,然后在昆明被吴三桂绞杀的情形了,而永历帝一死,则是被认为是明朝彻底灭亡的历史**件,这把弓直接参与到了这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当中,自然是拥有时光气息了。

    杜瑜琦端详着这把长弓,看着周阳道:

    “你这是?”

    周阳道:

    “根据我的调查,你似乎更喜好这样和历史名人沾边的古物,所以我就恰好收集到了一件,希望能赏脸收下。”

    杜瑜琦沉吟了一下道:

    “不错,这把弓我很喜欢,我收下了,接下来我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周阳一听,顿时喜色满面,他此时最怕的不是杜瑜琦不客气,而是杜瑜琦和他客气啊!于是便急忙道:

    “好,有事你就开口。”

    杜瑜琦道:

    “最近有一个姓叶的老头子盯上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对我手上的这只戒指志在必得,甚至动用了一些非法的手段,这老家伙是玩收藏的,儿子是房地产的老板,我需要有个人帮我弄明白其中的原因你懂我的意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