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零一章 五行珠

    说完,余宇长枪插进土里,身子一纵而起,跳到了一颗老树的枝桠上,再次跳跃,攀上了更高的枝桠,他的身子像是猿猴一样,灵动无比。

    到了树顶的一个小树枝上,余宇伸出了一只手。众人看的清楚,那枝桠的中间鼓出来一部分。其实很多树枝都是这样,中间会有鼓出的部分。余宇伸出一只手将那鼓出的部分捏碎,顿时一颗如鸡蛋般大小放着晶莹光华的定场珠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拿到之后,余宇轻飘飘的从二十几米高的树上落到地面,声息皆无,没有丝毫动静。独雪几人不禁微微有些讶异的看着余宇,不过并没有太在意他手上握着的定场珠。

    但剑神和召云却几乎同时惊呼了一声“五行珠!”

    定场珠本身谈不上特别珍贵,毕竟这东西不用本钱就能找到,只是时间长短而已。所以如果余宇真的将自己先感应到的定场珠送给了凌碧尔,玲珑水月天的人也不会心存多少感激,起码那些成年人不会。

    但,此刻他手里的定场珠不同,剑神和召云这种大修士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五行珠,万里无一的五行珠!

    这就珍贵了!

    百年难得一见,万里无一!

    余宇也愕然了,他回过头看向剑神“剑神大人,这真是五行珠?”

    剑神点头“不会错,我不会认错的!”

    一听是五行珠,玲珑水月天的几个人都愣住了,青衣女子赶紧说道“碧尔,你刚才是不是也感应到了?你感应到了,对吧?”

    余宇回过身,笑呵呵的看着凌碧尔,凌碧尔似乎挣扎了一下,一瘪小嘴“我没有!”说完,赶紧躲到了独雪的身后,再也不肯出来了。

    “好了,戚嫣,碧尔还是个孩子,她没有成年人那般敏锐的六识是正常的,你不必多说!”独雪淡淡道。

    那叫戚嫣的青衣女子冷着脸看了一眼余宇,哼了一声走回到了独雪的身后。

    余宇自然已经知道这五行珠的珍贵!

    他拿着珠子来到独雪的身后,重新蹲了下来,笑呵呵的看着碧尔,道“碧尔,哥哥说过,我先感应到了定场珠的话,就会送给你,这个,我就送给你了,你要是能融合的话,就拿去融合了吧,如果暂时不行的话,就回去让你师傅帮你,你师傅是大修士,了不起的人,她会有办法的!给,拿去吧!”

    剑神微微一怔,想说些甚么,但忍住了,小白鱼却是没有甚么表示,和余宇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他对眼前这个小混混一样的小人物太了解了。

    召云,戚嫣几人一听,余宇似乎真的要将五行珠送给碧尔,都不禁面露惊喜之色,就是独雪的眉头也微微挑了挑,回过身看着蹲在她旁边的一身破烂衣服的余宇。

    很明显,凌碧尔是想要,但她又不敢,她扬起小脸看看独雪,独雪微微点点头,凌碧尔眼中立刻露出了喜悦的神情,一把拿过五行珠“谢谢余宇哥哥!”

    余宇呵呵一笑,心道你的速度还真是快,凌碧尔很快又说道“余宇哥哥,我给你什么呢?碧尔很笨,一直都感应不到定场珠,担心被师姐骂,这下好了。我也要给你点什么吧!”

    独雪气的一翻白眼,心道我什么时候骂过你了!

    就连一旁的召云也是哭笑不得,面对这样一个惹人疼的孩子,又是竹烟大人的关门弟子,谁不将她捧在手心里,只是爱之深,责之切,平时管教似乎严厉了些!没想到给这个孩子带来了这么大的心理压力!

    “嗯……”余宇蹲在她面前,很认真的想了一会道“这样吧,你亲一下哥哥,怎么样?”说着,余宇提起自己的衣襟,在脸上使劲擦了擦!

    吧唧

    还没有等余宇擦完,凌碧尔就在余宇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余宇顿时乐开了花,那里还顾得上其他,一把将凌碧尔抱了起来,转了好几圈。一旁站着的独雪,召云,另外两个年青女子,以及剑神,小白鱼都看傻了。

    他们完全不能体会余宇此时见到这样一个心思淳朴,和豆豆小时候简直一摸一样的小女孩是什么心情。

    凌碧尔并未因为余宇突然抱起自己而觉得害怕,反倒在他怀里咯咯咯的笑个不停,银铃般的笑声一串串,传出去很远很远。

    “余宇哥哥,我长大了,一定会去焱国圣城看你的,还有,还有那个和我一样,长着小虎牙的姐姐”被放下后,凌碧尔抱两个小手抱着五行珠,认真你的看着余宇说道。

    “好,哥哥等着你来,到时候让那个长虎牙的姐姐给你做好吃的!”

    召云这些人傻愣愣的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虚场境大圆满的小修士,好像她们成了外人,这两个更应该是一家人。只是见余宇似乎发自内心的喜欢凌碧尔,而且又没有任何犹豫的将五行珠如此珍贵的东西给了一个萍水相逢的孩子,就凭这一点,她们就没有理由上前干涉。

    两人闹完,余宇起身往回走,走到一半他站住了,回过头冲独雪道“别整天板着个脸,吓坏了小孩子谁负责?”

    说完,他径直走到了剑神的身后,不说话了,好像刚才说话的人不是他一样!独雪愕然的看着余宇,她有点发蒙,似乎在思考自己刚才是不是做梦了!

    一个虚场境才圆满的修士,教训我?对,这应该是教训!独雪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乱!

    她是命场境修士,较之小白鱼更胜了一筹,而且是关键性的“一筹”!

    她有些怔怔的看着余宇,看着那个恭敬站在剑神后面,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而且破旧的少年,第一次,独雪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出去走走?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变化这么大?一个虚场境的修士,没有将自己这个命场境的大修士放在眼里,这世道好像有些不太正常了。

    “余公子,敢问你家是否真的有一个长着虎牙的女孩?”独雪很快恢复正常,妙目流转,朱唇轻启,浅浅问道。

    “这个我可以作证,余宇家中确有一个女孩子如碧尔一般,只是年龄稍长!”剑神双手负于背后,平静道。

    “既然剑神前辈已经说明,晚辈就不便再多猜忌。得余公子赠定场珠,独雪带师妹谢过,他日有机会,还望余公子能随同剑神前辈来我水月天坐坐,让我一尽地主之宜!”独雪的态度似乎好转了一些,只是声音还是那般平静,面色还是那般淡然,无惊无惧,从容不迫。仿佛她根本就不是这天地间的一员。

    余宇冲独雪点点头“如果有机会,我会去看看碧尔的!”

    “既如此,剑神前辈,晚辈就先告辞了!”独雪冲剑神微微一躬身,道。

    剑神点头,水月天一行人缓缓离去!

    “余宇哥哥,我回去圣城看你的!”被独雪牵着小手的凌碧尔没走几步,回过头看向余宇大声说道。

    余宇冲他微微一笑“哥哥等着你!”

    水月天几人远去,剑神看看余宇“继续找吧,希望能尽快感应到下一个定场珠!”

    一边走,余宇一边询问那几人的是,剑神便慢慢解释“其实刚才那叫独雪的女子并非刻意针对你。她的高傲,包括玲珑水月天的骄傲,在修士界是出了名的。你在她眼中不过是一个虚场境的小修士,是以她才那般待你,你不用太往心里去。

    其实修士的世界,较之凡人,更加势利,斗争更加残酷,阶级也更加分明。一个境界就是一个辈分。凡人的斗争可能为了金钱,地位,这些东西即便争不到,还是有活命可能的。但修士不同,修士间的争斗往往以生命为代价,所以较之凡人,修士的算计,狠毒更加厉害,这一点在你慢慢融入修士世界中自可体会。

    玲珑水月天在修士界里,是一个传承非常古老的门派,这个门派里全是女子,而且每个女子都生得极为标致。据我所知,玲珑水月天的存在时间较之学府还要长!这个独雪,是玲珑水月天的大师姐。”

    “比学府还要长?”余宇听到这个信息,确实有些惊愕,学府在他心中,包括在焱人心中,都是至高无上的,差不多他们都认为了学府是最古老的修行圣地。

    “是的,其实修士界有不少门派的传承时间都是超过学府的,但实力到底如何,现在确实不好说了。毕竟学府一直深藏不露,没人知道它到底有多少底蕴。水月天现在的当家人,也就是圣母,名叫竹烟。

    我大概二十年前去的时候,水月天还没有大师姐,因为水月天的大师姐向来要求极为严苛,不但对个人的资质有很高的要求,对个人的综合能力也有要求。所以这个位置即使空着,也不会随意让人坐上。

    但十几年前,我再到水月天的时候,独雪,哦,对了,她的全名叫寒独雪,就是水月天的大师姐了。水月天的的当家人在修士界被称为圣母,大师姐一向被称为了仙子,这是惯例,无论你辈分再高,也是这么称呼,毕竟不但是对她本人的尊称,还是对水月天的尊敬。

    当时我去的时候,寒独雪还是场河境,和小羽现在是一个境界,今天见到她,已经是命场境了,所以她有骄傲的资本。你并不用因为她的表现太过放在心上,另外水月天离焱国很远,同时又是女子的门派,所以她们和一般的修士来往很少。

    因为剑神山庄和水月天有些渊源,所以我才每隔一段时间过去看看,对她们的情况了解的多一些。而她们对学府并不是很了解,自然不知道学府在我焱人心目中的地位如何了!”

    余宇苦笑“为什么我每次碰到的人都好像故意在告诉我,你很差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