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托月宗

    有白翼存在二人行进的速度飞快,按照兽皮地图上的标记他们虽然有时走错路,但对于行程并没有太多影响,托月宗身处明月山山颠,他们赶到时正是夜色降临,远远看去一轮白色圆月笼罩整个宫阙,如仙境一般冷艳高不可攀。

    钟于他们连爬山的时间都一并省下了,直接降落在宫阙外,他们才降落便瞬间被许多托月宗弟子包围,其中一个手持长剑的女子冷然喝道:“什么人胆敢擅闯托月宗!”

    钟于开口回道:“在下钟于,是访琴姑娘邀我前来此地的。”听到钟于这个名字周围众人明显神情一震,然后他们开始细细打量钟于,过了几息时间刚才开口的女子才说道:“你们暂且等着,我去禀报。”说完还忍不住多看了钟于两眼。王吾眉飞色舞道:“老弟,这些小姑娘似乎都对你有意思?啧啧啧,这儿可真是个温柔乡啊。”

    钟于眼眉低垂没有搭话,反倒是天玄呲牙咧嘴发出不满的叫声。那白衣女子很快回来,并且访琴跟在她身旁,见到钟于后访琴笑着迎了上来:“钟公子,几日不见,近来可好?”钟于同样笑着回道:“多谢访琴姑娘关心,我一切都好。”访琴朝周围众女子挥了挥手,她们很快退了下去,访琴侧身道:“走吧,我们进去再聊。”

    说着她还扫了白翼几眼,路上访琴并未再多说什么,在宫阙中走了一阵他们来到一间略显宽大的门前,访琴恭声道:“师尊,我把钟公子他们带来了。”听到这句话钟于等人纷纷大惊,她们没想到访琴竟直接带他们来见托月宗之主秋雨寒。

    “进来”一个仿若天籁的声音传进众人耳中,光是听到这声音就让人骨软筋酥,访琴推开门带着几人进入房中,这房间非常巨大但却也很是空旷,除了桌椅板凳之外,唯有一张冰蓝色玉床,此时秋雨寒正站在窗边看着那轮巨大的白月,那背影透露出一股欲乘风归去的仙气让人患得患失。

    “弟子告退”访琴将他们带进来后便转身朝外走去,钟于盯着她看,访琴朝他眨了眨眼示意不用担心,王吾满脸痴迷之色直勾勾的盯着那个背影想等着她转过身的刹那,“琴儿,除了钟于外先带其他人去休息。”

    “是”访琴答应一声,王吾明显露出失望之色,但也不敢违背秋雨寒的话,很快房中只剩下钟于和秋雨寒二人。此时她才转过身来,依旧沉鱼落雁让人眼前为之一亮,饶是钟于的心性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方才移开目光,难怪王吾会变成那样,钟于心中苦笑,“坐”秋雨寒一边朝那玉石桌椅走去一边淡然道。

    钟于也不客气跟她一同坐了下来,秋雨寒端起桌上的茶壶给钟于倒了一杯,这一下就让钟于受宠若惊了,他迟疑了一番,正在此时秋雨寒淡然道:“怎么,怕有毒吗?”钟于心中还真怕有毒,他有些搞不明白秋雨寒到底想做什么,不过他也知道既然来了此地就不需要担心了,因为担心也没有,秋雨寒若真的想对他不利,只需挥手间便能让他湮灭。

    最后钟于有些拘谨的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好茶”这句话倒不是恭维,那茶香气扑鼻,如一道琼浆顺着嘴舌滑下令人飘飘欲仙。“听闻钟少侠在神府中对我宗弟子多有关照,本宗在此谢过了。”

    钟于忙乎不敢,秋雨寒又道:“今日找你前来也不是专程为了答谢,前些日子我宗弟子在漳山发现一处秘境,经过长时间的尝试发现很有可能是四大圣兽留下的东西。”“什么?”钟于心中一惊,秋雨寒继续淡然说道:“之所以找你过来就是因为你体内有着朱雀之息,那地方必须要集齐四种圣兽之息方能进入,我也差人给杨源写了封信,我想要不了多久他便能到达。”

    钟于心神震动想着那漳山一时有些出神,秋雨寒盯着他缓缓开口道:“你们出来的时候我还细心留意了一番,发现勇锐并未现身,以他的实力很难被杀死,但若是其他几股圣兽之息联合的话,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她目光炯炯想要看穿钟于,然而钟于在刚才的震惊过后就恢复了往日的淡然,秋雨寒继续说道:“这也是唯一的希望,若是那白虎之息没有落在你或杨源手中,那么此次的机遇便也作罢。”钟于依旧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秋雨寒给自己设的陷进,万一那漳山的圣兽遗迹是假的,那自己岂不是要死在此地?

    秋雨寒盯着他看了一阵忽然道:“我有些累了,这些事等杨源来了再继续商议吧。”钟于微微一愣,他看向秋雨寒发现她只是淡然的品着茶水不再搭理自己。钟于告退后转身出门,发现访琴就站在门外,她笑道:“钟公子,我带你去休息的地方。”二人在幽暗的通道内走着,都没有说话,钟于看着她的背影脑海中回想着秋雨寒说的话。

    “钟公子似乎很不喜欢相信别人。”钟于愣了下,访琴没有回头继续说道:“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看出来了,你很难跟别人亲近。”钟于笑了笑。访琴又道:“不过这次你可以放心,师尊或者说我不会害你。”很快访琴就带着钟于来到某个房间前,她推开门道:“进去吧,这段时间先委屈你了。”

    说完访琴转身离去,钟于看着她的背影沉默了一阵,随后走进房中,一股淡淡的檀香味缭绕,这房间的摆设倒是跟秋雨寒的很像,也只有桌椅和一张玉石床,不过这个玉石床是白色并且比她的小很多。此时天玄正大咧咧的躺在那玉石床上呼呼大睡,钟于坐在房中不断的思考着。

    次日,天才放亮钟于便被一声甜甜的呼喊吵醒,下一刻房门被推开芷蝶俏生生的站在门前:“哇,大哥哥你真的来了,我还以为访琴姐姐是骗我的。”钟于露出笑意,对于这个小丫头他很难升起不满,芷蝶蹦蹦跳跳的跑到玉石床前揪了揪天玄的尾巴,又捏了捏它的耳朵,天玄很快被这个丫头吵醒朝她发出不满的低吼。

    钟于苦笑摇头,芷蝶忽然跑到门外朝四周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然后进来把门关上跑到钟于身前:“大哥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快告诉我!”钟于愣了一下,芷蝶焦急道:“就是在小城的时候,你跟访琴姐姐出去了一趟,然后她就”“芷蝶,你在这吗?”

    忽然访琴的声音传来,芷蝶的小脸顿时垮了下去,访琴推门而入笑道:“果然在这,今天的经书背完了没?不怕师尊惩罚吗?”“大哥哥好不容易来,我想跟他多聊一聊。”芷蝶苦着小脸说道。访琴闻言点了点头:“说的也是,钟公子帮过你许多次,确实应当多跟他相处。”

    芷蝶连连点头,但访琴的下一句话就让她脸色再苦,“我也在这听你们聊天吧。”于是二人开始聊起这些日子的经历,不管对那些东西多不感兴趣,芷蝶都要开心的聊着。虽然一开始芷蝶有些被逼迫的意思,不过后来聊着聊着也就被钟于的话所吸引,三人你一句我一句倒也经常发出笑声。

    期间白翼来过一次,看到三人正聊得开心便也没有打扰,之后芷蝶和访琴带着钟于在托月宗四处游玩,这里有许多风景秀美的地方,身处山巅能看云卷云舒,仙雾飘渺。几天时间都在三人的游玩闲聊中度过,很快杨源便也来到此地,他一到来秋雨寒便再次召见钟于,这次不同的是芷蝶也到场了。

    自从上次的谈话之后秋雨寒便再也没见过钟于,这次召见显得严肃而庄重,除三人外再没有其他人,秋雨寒将上次说过的话又跟杨源说了一遍,杨源的反应跟钟于很像,然后秋雨寒询问杨源那白虎之息是否落在他手上,杨源却是摇头。秋雨寒又将目光盯向钟于,只要钟于也摇头,那么这次的机遇便丧失了,略作沉默后钟于抬头看向她:“白虎之息确实在我手上。”

    听到这句话众人皆是露出惊色,包括秋雨寒亦是如此,虽然她早已猜到这个可能,如今杨源也在此地,钟于相信秋雨寒不会乱来。不过这或多或少也有些赌的成分在内,钟于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朱雀和白虎之息虽然非常珍贵,但不是谁都能使用。

    秋雨寒没必要为了这看似重要实则无用的东西而在得罪玄雷门的同时给皇极城城主帝天留下一个坏印象,事实证明他猜对了,秋雨寒并没有设圈套给他钻。她很快恢复了淡然:“能不能将白虎之息取出来让我看看。”

    钟于点了点头:“稍等”随后走出房间去把王吾找来,秋雨寒见状轻轻蹙眉不过也没说什么,王吾见到秋雨寒后明显有些拘谨不安,在钟于说明后王吾将那傀儡取了出来,一股肃杀之意在房间中弥漫。秋雨寒脸上露出喜色,不过很快又疑惑起来:“这的确是白虎之息,不过为何我感觉有些不太一样。”杨源连忙把神府中发生的那件事告诉了她。

    访琴她们虽然知道有人在小城里靠着喝取血液苟延残喘,但却不知道那人是谁,现在听杨源一说秋雨寒才知道了事情经过,她不禁叹了口气:“这勇锐倒也果断狠毒,没想到连白虎之息都被他污染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