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B计划(三更,求月票)

    云水漾匆匆地走着,她拼命压抑着泪水,她不让自己哭出来。

    这个早上,她也觉得特别冷,那股寒意是从脚底直窜到头顶的。

    这段时间,所有的甜蜜,哪怕是令她悸动的好感,她也是决心全部忘得干干净净。

    不管秦朗让人怎样暴打靳祈言,哪怕是云水漾听到了靳祈言凄惨的叫声,她都没有再回头看过他一眼。

    云水漾仿佛是铁了心要跟靳祈言画清楚界线,一切的一切都该画上句号了。

    此时此刻,她也很想两个孩子跟靳祈言跟靳家没有任何的关系,她想过回以前的生活,只有她和孩子,他们一样快乐。

    秦朗紧跟在云水漾身后,见她越走越快,突然,他一把拉住了她,他还抱住了她。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乡,她跟靳祈言撕破脸了,她什么都没有,她能上哪去?秦朗很担心云水漾,他也不想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云水漾,我带你回申城,你跟我走吧。我是打从心里想要对你好的,跟我去shouer,拿回你的证件,我们一起回去。两个孩子在等你的,他们和妈妈在一起。”

    云水漾不要秦朗抱着,她拒绝他的任何好意。

    一听到秦朗提起楚天岚,那个可恶女人还要是和她的孩子在一起,云水漾的情绪特别激动,她用力挣扎。

    “秦朗,你混开!我跟你不熟,我也不要你来可怜我。不要假猩猩,我讨厌你们。别靠近我的孩子,他们和你们没有关系。”

    秦朗皱着眉头,就算云水漾情绪激动挣扎着,他却是越抱越紧。

    他也试图安抚她激动的情绪。

    “云水漾,你能不能冷静点?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你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别忍了。你越是这个样子,我越是心疼你。早点看清楚靳祈言和靳老夫人的真面目,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明知道不会有结果,长痛不如短痛。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我和妈妈都会陪着你,还有孩子,我们会尽可能让你快乐的。就算你讨厌我们,我们的关系都不会改变。你不要我帮你,你怎么回申城?靳老夫人会让你回去吗?”

    鼻子越来越酸重,云水漾终究是忍不住难过的泪水了,悄然溢出了眼眶,缓缓地滑落脸颊。

    她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事都是冲着她来,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还是这样。

    她云水漾到底惹了谁?她欠了谁?为什么还要这般折磨她?为什么她想和孩子安安静静生活就是那么难?

    见云水漾哭得这么伤心,秦朗像是感染了她的难过情绪,他的心口莫名地沉闷了起来。

    “云水漾,都会变好的,五年前过得那么艰难,你不也是坚强地挺了过来。只要我在,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不会有人可以抢你的孩子。”

    秦朗虽然很讨厌,但是,他的话也挺有道理的,云水漾也觉得他说得对,她身无分文,她没有证件,她不懂这里的语言,她能上哪去?

    就算她给靳祈昊打了电话,人家也是靳家的人,人家凭什么要帮她?

    想了想,云水漾冷静了些许,她没有之前那样激动了。

    秦朗也说得对,这是靳老夫人的局,她怎么会放她回申城?她的意思肯定是要她和靳祈言在一起的,她才不想再和那个人渣扯上任何的关系。

    现在,能帮她的人确实只有秦朗。

    想通了,云水漾还是在挣扎,秦朗这样抱着她,她不习惯,她也不愿意和他靠得这么近。

    “秦朗,放开我,我不闹了。我跟你去shourt,我和你回申城。”

    见云水漾想通了,即便是有点不舍得,秦朗也依云水漾的意思放开她。

    “上车吧,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

    “谢谢!一事归一事,我会感激你的,但是,不代表我会原谅那个女人,我也不会原谅你帮她欺骗我。回到申城,所有的费用,我都会还你,我不想欠你。”说着,云水漾用手背胡乱地擦了擦眼泪。

    秦朗要帮她擦眼泪,她拒绝,她闪躲。

    他给的手帕,云水漾也没要。

    哪怕是坐上了秦朗的车,云水漾出其的安静,她没有再跟秦朗说话。

    ~~~~~~~~~~

    靳祈言被打得半死,他被打趴在地上了,久久都爬不起来。

    鼻子流出来的血,把他白色衬衫的衣领也染上了不少红色。

    他看到了,秦朗抱着云水漾,莫名地,他炸毛了。

    该死的女人,一大清早,她还在他的怀里,一转身,她不管他被打得半死,她就可以视若无睹那样投入了一个渣男的怀里。

    靳祈言有说不出的愤怒,他咬着牙凶恶地瞪着云水漾和秦朗,他特么地想弄死这对狗男女。

    像云水漾这么贱的女人,他才不会喜欢她,他也不会娶她。

    她要勾引男人,拜托她滚远点,别在他面前丢人现眼,恶心死了!

    该死的女人,她还上了那个混蛋的车,她还和他离开了……靳祈言的冷峻眼神不仅有火,而且阴沉得仿佛是履上一层千年寒冰似的。

    他的胸口就像有一块大石头压着,堵得他难受极了。

    此时此刻,他也特么地像生吞了几只老鼠那样特么地想反胃……总之,整个人就是很不爽!他很想发火!

    若是他还能爬得起来,他想冲上去把秦朗揍死了!

    他的孩子,他绝对不会给云水漾,他也不让他的孩子和秦朗在一起。

    秦朗和云水漾离开之后,接着,秦朗的手下把靳祈言丢进了另一辆车的后座,他们准备去shouer,他们只听从老板的指示。

    只要靳祈言还有一口气,他们都不会管他,总之,他是逃不掉的。

    ……

    趁着云水漾吃早餐的空隙,秦朗给靳老夫人打了一通电话。

    “靳祈言在我手上,想要他安全回申城,你把云水漾的证件给我,我知道你的人一直都在h国,一直都在监视保护着他们。靳老夫人,别耍花样,否则,我不会客气的。”

    出事了,靳老夫人已经听说了。

    这个秦朗真不是省油的灯,还真有两下子。

    老实说,黄瑜很不喜欢这位多管闲事的大舅子。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也不拆一桩姻缘!秦先生,你在造孽!只要我还活着,我等着给你打脸的那一天。只要他们是有一丝感情的,毕竟他们有两个孩子,不管你怎么做,你都是拆不散他们的。

    宇城飞在shouer,云水漾的证件在他手上。你去找他,他会把云水漾的证件给你的,我要我的孙子平安。就算你再怎么不喜欢祈言,他都是两个孩子的爸爸,这点是你永远都抹不去的事实。万一我孙子活不了回申城,两个孩子肯定不会原谅你。”

    莫名地,秦朗的胸口窜起一股无名怒火,他很气恼靳老夫人所说的这番话。

    “你自己的孙子是什么德行,靳老夫人,你很清楚!强扭的瓜不甜,你没有听说过吗?我要的是云水漾的证件,放心,我还给靳祈言留一口气。等拿到证件,我自然会放了靳祈言。”

    电话那端,黄瑜也心堵,她也很气愤。

    和秦朗讲完电话之后,她马上给温良裕打了一通电话。

    还没做完瑜珈,黄瑜就去洗漱了,没多久,她连早餐也不吃了,匆匆出门了。

    ~~~~~~~~~~

    云紫悦和云逸川是睡到自然醒的,发生了什么事,单纯的他们根本不清楚。

    醒来了,两个小包子揉了揉眼睛,困惑娇懒的神情显示他们有点懵,搞不清楚状况。

    噢漏!云逸川看了一会儿陌生的环境,他才看出了自己根本不是在温良裕的房间醒来的。

    云紫悦的表情还是懵,但是,她也看出来了,这里根本不是晓晓的房间。

    她和川川去了哪里了?

    两个宝贝曾孙睡醒了,黄瑜笑米米地望着他们,她还亲了亲他们的脸颊。

    “心肝宝贝,饿了吗?我们去刷牙洗洗脸,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哟!”

    “太奶奶,这里是哪里呀?温良裕和晓晓呢?外婆呢?”不约而同,云逸川和云紫悦眨巴着大眼睛,看来,他们挺多疑问的。

    “我的小心肝,我们现在就在飞机上,我们去环游世界。外婆他们有事,他们不和我们一块去。”

    “我们在坐飞机?去环游世界?水水和靳祈言呢?我们不要他们了吗?”

    “等他们结了婚,我们再回来。他们一天不结婚,我们继续去环游世界,我们只顾着开心就好,不理他们。放心,我给你们带了医生,还有老师,还有保镖,我带了一个团队去。”

    “太奶奶,我们是要坑靳祈言和水水吗?他们会生气吗?他们会结婚吗?他们结婚后,是不是就真的成了我们的爸爸妈妈了,不会再分开了?”

    “原则上是这么说,但是,我觉得有点困难。不管他们了,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我们吃喝玩乐去!”

    “好咧好咧!我要去看北极熊!”

    “我要去看圣诞老人!我还要吃巧克力!”

    “都可以,太奶奶陪你们去看,给你们买吃的。只要你们想得到的地方,我都带你们去。”

    “太棒了!我要刷牙洗脸。”

    “我要尿尿!”

    听说有得吃有得玩,云紫悦和云逸川很乖,他们没有闹。

    而且,他们和太奶奶想的一样,他们要坑到底。

    若是爸爸妈妈结婚了,他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当然了,他们是想爸爸妈妈在一起的。

    为了很好照顾两个孩子,黄瑜也带了几个专业保姆上飞机了。

    孩子的一切日常,保姆都会细心照顾好,她也很注重两个孩子的健康。

    这一次,黄瑜也是有准备离开申城的,这就是所谓的b计划!

    秦朗再厉害,她也没有放在眼里。

    就算a计划失败了,她还留有一手,杀个措手不及。

    ~~~~~~~~~~

    宇城飞收到通知了,他和秦朗约定好了见面的地点,一手交人一手交证件。

    当宇城飞看到被打得半死的老板时,他想笑又不敢笑出来,他也有说不出的感慨。

    呀的!老板这次真的惨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老板会这般的狼狈!

    顿时,宇城飞在心里心疼了靳祈言三秒钟!

    秦朗也算是守承诺的人,可能,他也急着要和云水漾离开h国吧,他拿到了云水漾的证件之后,他把靳祈言丢给了宇城飞。

    没有多说,秦朗和云水漾立刻赶去了机场,他们马上回申城。

    拿到了证件,云水漾仅是淡淡地说了一声谢谢,很多时候,她一直沉默。

    车子开走了,云水漾也是呆然地望着车窗,她的精神恍惚,她的眼神空洞。

    仿佛这一次的伤害好严重!

    秦朗动了动唇瓣,他还是没有打扰云水漾,看到她这副模样,他心里极不好受。

    这段时间,云水漾喜欢上靳祈言了吗?

    如果她不是喜欢上了靳祈言,她为什么会这么伤心?

    莫名的,秦朗蛮担忧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